叮噹配音員過身,人人洗版懷念,彷彿掉西瓜落海召喚死者,又嚷著要他復生。他在生時未享榮華,死後卻得萬人稱頌,這有點「懷念爺爺」的諷刺味道。
但即使嗚呼哀哉大哭大鬧,死者始終返魂無術。

人死不能復生。一味矯情、濫情、於是無補。

除此之外,十四歲粉筆幼齒被囚女童院一事亦令我反感。節錄好似係學民喉舌「爆拆號」的報導:

「2名女生靜靜地和平地含羞地藝術性地在冰冷的石屎牆上繪畫花朵而以(已)…黑警們狗官們你們到底怕甚麼」

撰稿人目的是否想煽動民眾起來造反?但由於文字功力奇差,使其過於柔弱、造作、矯情,令人反感。

另外亦節錄一段被警渣施予酷刑的女生之報導,忘記是哪間網媒:

『不要以為畢小姐Amy是十惡不赦的重犯,犯下彌天大罪,誰(殊)不知只是忘記了帶身份證。
『高層包庇,誰在隻手遮天,這是你想見的香港嗎?』

同樣亦是矯情報導,帶來反效果。

得罪講句,「雨傘運動七十九日,一路走來」¹,根本無人受矯情的報導影響,反之越矯情越少人。一直講甚麼「你甘心黑警橫行嗎」﹑「你甘心下一代乜乜乜」,誰聽見都當耳邊風,愈後的時間愈少人出來「反黑警」。

借周永康嘅話:反證左香港人唔受煽情。

但煽動到群眾情緒又如何?一班mk響度傷春悲秋,喊苦喊忽,跟住走落夏愨道滴淚苦行,轉個頭拎起電話就問「喂陣間去邊度唱K?」革命唔係請客食飯,再加上左膠煽情嘅方向錯哂,明明係針對港共,卻寫文令人無限可憐妹妹仔,怎能夠令人奮起作戰?

左膠最鐘意笑黃洋達念力抗共,殊不知自己亦係念力抗共嘅表表者,用眼淚擊倒警渣,用愛與和平穿透坦克車!

我建議左膠們少講無意義的說話,少做啲無效的文宣,既然矯情失敗就好應速速收檔,免再消耗大眾注意力,拖慢革命步伐。

但偏偏左膠最會壟斷發言權,要其收咪難過要支那陸沉,我只好作無力嘅反問²:「是誰高叫和平理性,自己卻暴戾又感性,不斷煽動群眾情感?誰不知香港人把持理性光環?誰明知此路不通卻偏執要行,多年來煽情無果?誰不敢直言『雨傘革命』?誰在害怕革命³」

¹ 左膠最常講
² 左膠最鐘意一篇文章佔一半篇幅都係反問
³ 改寫「誰在害怕艾未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