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黎特

圖片:黎特

新年新氣象,這一年一定要脫胎換骨重新做人— 大概不少人每年都會這樣對自己講一次,但心願有否成真就自己心知肚明了。

雨傘革命,有人說失敗,有人說不能輕下判斷,但總算是告一段落。我們講勿忘初衷,但也要總結教訓,展望將來。在新的一年,我認為抗爭者也應該為自己訂一個新目標。

在雨傘革命期間讓我體會到很深的一點是,大家的思想仍然停留在很浪漫的階段,除了第一晚催淚煙下的驚濤骸浪外,此後數十日金鐘都在很和平的氣氛下渡過直至清場,在這段時期無疑是留下很多令人感動的美麗畫面,但也令抗爭的氣息減弱,金鐘佔領區越來越像一個藝術園區而非抗爭的前線。

等等,這不是就在說「抗爭嘉年華化」的問題嗎?怎麼又老調重彈?對,在抗爭的最初期已經有人大聲疾呼要警惕「嘉年華化」,但它最終還是出現了,對不?這更需要去反省,為什麼我們明知問題的存在,最終卻又陷於預言自我實現的困局?是不是因為每次有那些「靡靡之音」出現時,我們都說:「不要緊,抗爭總是要偶爾放鬆一下,難道要廿四小時繃緊嗎?」最後我們越放越鬆,到了後期真的要嘗試包圍政總了,卻發現自己毫無準備,不知那處才是戰略要點,連手上的盾都竟是紙皮製的?

雨傘革命完結後,大量自我安慰語句出現,所謂「清得了場清不了人心」之類,但場終究是清了,自我安慰的口號是一劑麻醉藥,過重對身體有害,我們要接受現實,吸取教訓,就不能太矯情,不要自製假想能延續故事,故事已完,我們要展開新一頁。

接下來的一年,諸位理應武裝自己—我不是說要買軍火,如黃之鋒所言,買不到軍火不算革命嘛,我們就先不要想著革命,先強化自己的體能,遇著警察,至少可以逃跑得快一點;鍛煉肌肉,他日見到同伴被警察拉走,可以同心協力把戰友拉回來,而不是眼白白看著他被暴打然後自己只能大叫「可恥可恥」;製作防具,下次在佔領區的木板不會再是用來保護大台,或者製作藝術裝飾,而是製作用來保護自己的木盾(不過小心被篤灰)。

除了身體上的武裝,也有思想上的武裝,好好從今次的抗爭中理解各派思想的利弊,是非暴力抗爭可取,還是勇武抗爭適合?加強對政治理論的認識,讓肚內多添點墨水;積極支援討論區網民參選區議會,有志的站出來參選,未能站在最前線的,也可做義工幫手,甚至去擾亂建制派的地區部署,也是一件美事。

以上全部都是實際建議哦,我沒有講過一句鼓勵的口號,但我覺得以上的比任何口號都有用,因為口號講完只能提升你一分鐘的腎上線素,我的建議(或者你本身有更好的想法)可以提升你個人的質素(內在或外在),提升未來抗爭的勝利機會,這,就是務實抗爭。

接下來的一年,眾戰友一起努力,如某句矯情口號「有傘有聚」一樣,願我們再見之時,大家都變得更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