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bd26a

書名:猿型畢露:從猩猩看人類的權力、暴力、愛與性

作者:法蘭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

譯者:陳信宏

黑猩猩是我們人類在地球上最親近的兄弟之一(另外一個同胞下章再講),智力與五至七歲的人類兒童相等,其心靈之豐富細膩未必輸給人類。

談論黑猩猩的政治鬥爭前,先大約描述一下牠們的社會結構吧!黑猩猩以較鬆散的形式群居,每個群體都擁有自己的領地,有時會與鄰近社區爆發戰爭。

群內男女數量相若,普遍而言男性的地位高於女性。男性以武力爭奪首領位置,由於雄性間可自由結盟,故不少首領與其「副手」聯手居於高位;牠們可擁有更多食物和與雌性交配的機會。女性地位則主要取決於年資與性格,年長並備受尊敬的母猿會成為眾多女性的領袖。女領袖的支持是雄性爭奪霸主之位時不可多得的助力。

黑猩猩採多偶制,雌性發情期間會與多個男成員交配,故生下來的孩子總是父不詳。孩子由母親養育,女兒成長後會留在群內並與母親維持良好關係,兒子踏入青春期後則會四處遊盪,留在邊境的時間日長,最終離開原生群,去其他社區當遊子。這避免了近親繁殖。

實質權力指數:班茨哈夫權力指標
既然黑猩猩以武力爭奪地位,那首領理所當然地是身壯力健的盛年男性吧?令人驚奇地,不是。

雄性黑猩猩間常結交政治盟友。當他們自體力巔峰開始滑落時,便會與年輕的雄性結盟,以其智慧經驗輔助後者登上高位。一旦盟友得道,自己也隨著升天,享有錢(食物)與女人(猿)。最強壯的黑猩猩,反倒未必是最佳盟友:如果他靠一人之力就可以獨攬大位,當他的盟友有甚麼好處?本書便記錄一例:社群領袖是最強壯的路維特。年老的葉倫知道路維特不需要自己也可穩坐釣魚台,與他結盟只能得到路維特依心情而定的賞賜。結果他選擇幫助體力較弱的尼奇挑戰路維持。他倆合力謀殺路維特後,尼奇成為名義上的領袖,然而尼奇心知若無葉倫協力,憑自己獨自一人絕對不可能維持地位,於是葉倫這個「第二把交椅」獲得許多好處。

國際政治如是。最強大的國家,未必是最佳盟友;每個國家都希望自己在聯盟內有最大的話事權,令聯盟的決策儘可能符合本國利益。如果自己的貢獻在強國面前顯得無足輕重,那成為他的盟友只能當卑微的小弟吧!這種傾向使世界上的聯盟大致維持均勢平衡。

大國與小國間的實質話語權差別未必合乎國力比例,秘訣就在小國的關鍵地位。如果國會內有100個席位,兩大黨各佔49席,小黨佔2席,那小黨的權力有多大呢?大到你不信!Banzhaf power index計算每個團體如何影響投票結果的權力指數:在此例中,大黨A若想通過某議案,爭取大黨B和小黨的結果一樣,都將得到過半票數使議案順利通過。換言之,小黨的實質權力與大黨相等。(當然,爭取小黨的成本可能比大黨低。)同樣的情境放在聯合國、公司股東大會或雄性黑猩猩聯盟中也產生同樣結果。

當少數與弱勢並不要緊,如果成為關鍵少數與關鍵弱勢,手握的權力不見得會小於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