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0072294_4dde

《蘋果日報》圖片

上海外灘舉行除夕倒數時發生人踩人慘劇,報稱36死,但稍知國情的人都知道這個數目真實性有多高。

別的地方不說,《蘋果》臉書就該則新聞的留言上,幸災樂禍之聲此起彼落,幾乎以為網民在討論一則喜事,這種情況放在幾年前的網絡上是不能想像的。就拿零八年的汶川地震來說,香港人不但出錢出力援助,亦對災難深表同情,一名香港少女在網上發表了一些不尊重災民的言論後,旋即被憤怒的香港人起底聲討,相隔不過六年時間,何以民情出現極大逆轉?

不難理解,這是由於這六年以來中國對香港的殖民入侵過於粗暴,經濟上,文化上,政治上,中港兩方都格格不入,但中國卻憑藉日漸崛起的實力屢次逼使香港一方遷就,終於激起了本土思潮,香港人抗拒自認中國人的情緒越加熾熱,而各種中港矛盾之中,尤以政制發展上中共的打壓最令港人喘不過氣來,導致雨傘革命的爆發。

雨傘革命期間,中國民眾對香港抗爭民眾的態度絕大多數為負面,種種難聽至極的辱罵及抹黑在微博上隨處可見,中國人與香港人就民主自由等觀念無疑出現極大分歧:中國人心甘情願將自由向中共交換經濟上的利益與表面上的穩定,但香港人要求的卻是政治上的透明改革,而非虛假的鳥籠民主,中國自零三年以來的所謂「送大禮」之經濟利益賄賂,不但沒有買到香港人的心,更反被港人質疑是殖民侵略的政策。香港人的反應令抱持金錢之上觀念的中國人很不解,以至認為香港人是「扭計」、「洋奴」,經常威脅要對香港斷水斷電,這些言論卻又反過來令香港人對中國人反感。

言論互相交戰,矛盾持續擴大,就變成今日這個樣子:有香港人遇難時,中國人就歡呼叫好;到中國發生致命意外時,香港人就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

到底我們應否對上海這次的人踩人慘劇幸災樂禍?理智告訴我不應該,「中國也有好人,死的不一定是壞人」、「幸災樂禍的港人跟中國人有什麼區別」、「不喜歡中國人不代表要如此冷血,這是基本品德」,這些話我在幾年前都講過。可是,在感性上,就是有一股不能自制的快意恩仇從心底湧出,螢幕上的那些中國人的死傷數字對我來說,就只是一個數字,在腦海內,不禁閃出幾個畫面:美國911,他們大叫炸得好;日本海嘯,他們歡呼;香港旅客在埃及搭乘熱氣球遇難,他們說該死。正如毛主席所說,這個世界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想到這裡,我釋然了,原來這是一場不能磨滅的階級鬥爭,是混濁黃河與湛藍維港之間激烈鬥爭,我倒了一杯茶,冷冷看著新聞上對慘劇的報導,向著那些躺在地上不知生死的人舉杯:祝你們來生不用再做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