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顏康,本名楊康,一生為自己身份所困擾,在中國價值觀中,他是認賊作父;如果存在於莎士比亞世界裡,他是個未被賦予情感的可憐人物。
周永康,出身於富庶家庭,又當上學聯的主席,在媒體前每每表現得不亢不卑,可謂無缺點的漫畫式人物。 楊康得悉金人完顏洪烈是殺父仇人,但為了榮華富貴,他仍選擇當個小王爺,直到金人失勢,但兩邊都靠不住,受盡了漢人的冷眼。

為何周永康在明報將其背景身世曝光後,會大發雷霆?大概怕瓜田李下,社運人士往往是愈草根愈好,最好你長髮蓄鬚、沒事就穿些具標誌性圖案的Tee Shirt。萬一你是個公子哥兒,就少不免說話裡總帶點「謝偉俊氣息」。我們的周郎,就最怕這點,最怕他的完美被破壞,但是,你愈要隱藏,就愈見尷尬。既然你可以「反證升級行動並非可行」,你為何不一早反證自己捨公子身份而投身草根,反而選擇來個民建聯式炮嘴,指明報是「左報」?這真惹人貽笑。當然這可能是他本來的既有立場,只有蘋果報社才是業界良心。

諷刺地,在受到質疑之時,向來強調要團結、要大合唱的學聯選擇要大力排他,而過去在失敗升級行動中受傷、被捕的民眾,就只能在周郎的談笑間「灰飛煙滅」。

楊康一生沒有師父,就只有丘處機這個他只願稱呼為「道長」的人曾經傳授過他武功。周永康也有一群他不樂意認同的人,那些曾經衝出旺角為他造勢,不怎麼愛合唱的人。在旺角有難時,周郎只期望率軍退守金鐘,未懂唇亡齒寒的道理(當然最後都是陷家剷)。至於日後周永康在鏡頭前風光被捕,我只想說一句「不肖弟子楊康之墓, 不才業師丘處機書碑」。

記得自國慶以來,及至公眾直播之下學聯五小將面對政改五老臣的「大小二辯論」那段時間起,學聯就一直示意要將行動升級換來政府的回應,我只是沒想到後來升的原來只是出入口的樓梯級,以及金鐘大台的階級。然後其他說要升級的人,都成為了亂臣賊子,要飽受批鬥。 亦因為學聯一直以來都將他們所指的運動定性為長期而和平的抗爭,造成近80日的心灰意冷。這令我想到,楊康武功不高,但學來了一招絕活,叫「九陰白骨爪」。

我不是在將二人比較起來,只是同名為康,引起我的無限聯想。周永康受群眾擁戴,自然不像楊康那樣死得淒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