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圖片

明報圖片

Happy New Year?新年快樂,究竟有甚麼真正值得讓我們快樂?快樂,具體上是指甚麼?是十四歲少女粉筆塗鴉未審先關?是以防疫為名一次宰殺萬幾隻雞?還是人踩人死三十幾人事件?想了一整個晚上,就是想不出值得快樂的理由,令人咀喪的理由倒俯拾皆是。

轆面書時看到蘋果報導,一位75歲婆婆猝死街頭,被發現時已全身僵硬,倒斃於女廁廁格中,氣絕多時。死者兩名「女兒」到場認屍,居然劈頭就問警察,幾時可以攞返婆婆遺下的十萬元現金。

世情是何等蒼涼、荒唐?乍看報導,幾乎不敢相信,便由頭到尾把整篇報導看了三次,看新聞圖片,兩名「女兒」行頭不算富貴,面上長出幾個下巴可以顯示,她們「尚算」吃飽穿暖,卻竟然可任由老母露宿維園四載,最後病死時身邊無親無故,她們到場認屍時的反應,也竟然不是感到汗顏羞愧,而是問警察拿錢……

對,單憑幾句新聞報導去判斷別人人格也許武斷,但以這兩個仆街可以任由阿媽訓街的行徑看來,新聞報導恐怕不離事件的全部真相十之八九了。對於這種人類渣滓,我的感覺是幾欲馬上到現場,把他們痛罵上三小時而後快,又直頭想去查詢地獄的電話號碼,好讓我可以打過去幫他們預留兩個位子。我很好奇,為何絕大多數人卻能處之泰然,繼續享受他們的快樂新年假期。

都說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當一個社會容讓此等不孝如斯、不知羞恥為何物的無恥之徒公然招搖過市而毫無代價,社會墜落到這種程度,我們有甚麼條件感到快樂?感到慶幸?香港人,你們為何不憤怒?此等劣德劣行,難道也值得你們包容、體諒,甚至將之歸類為自由和不同意見?

對於無是非之心者,孟子同樣評價為非人也,無惻隱與無是非之間,沒有誰比誰高尚,鄉願犬儒,皆為德之賊也!而普遍香港人似乎真的麻目得對任何事都不懂反應。

所謂見微知著,我想這大概也能好好解釋,為何香港人可以容忍數月來(甚至數年)警方種種暴行,和政府種種倒行逆施!畢竟怎樣的人,就配擁有怎樣的政府,麻目苟且的大眾,當然就只配擁有同樣麻目不仁的政府!從這角度看來,世事倒公平得很,若然未報的,只因時辰未到罷了。
香港人,你們真的有資格擁有快樂嗎?你們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