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咗 like and share ,你可以搏到幾盡?

平日上 Facebook ,會收到尐文或圖片,多數有以下幾種:

1. Click 入去之後,睇頭一半,之後叫你按讀或分享先睇下一部份。
2. Click 入去之後,叫你按讀或分享先睇全部。
3. 按讀或分享就是支持或反對什麼立場。

呢尐文章,好多都係治癒系,叫你改變自己,不要嘗試改變世界,只要跟某人去做就可以成功。自己日睇夜睇,冇問題就share。人地朋友見 share 或 like 你果尐文,好似認同咗你,覺得呢個世界十分美好,係同一個網絡,同一個夢想咁美麗。不過,當時間日久,大家看見日漸滿足嘅數據,人地鐘意乜你就寫,都冇自己果一套思維。你捫心自問,真係可以傳遞到屬於你自己嘅信息俾人嗎?

係香港,只追求 views, shares, likes ,不管道德責任嘅人太多了。有一種 Marketing,就是 Digital Marketing。有時候推出一些產品或服務,就是推行一個Digital Campaign,窮盡所有社交媒體嘅網絡,什至順應香港人用大mon 電話嘅潮流,優先推出 Mobile Webpages , 追求符合不同screen size 尺寸的 Responsive Design and User Experience。偉哥(威而鋼) 就已經活生生體現出一個貼近本土嘅成功Digital Campaign。呢種還好,因為擺明車馬叫你買野,可以唔使付出太多道德責任去用或者銷售。不過,如果你搞網媒,間中發佈現場抗爭新聞或時事評論,就冇可能打正「老細摔數」嘅心態去做。不管主辦人立心如何,銷售一個意識形態,是可以改變十多萬人點樣諗,什至點樣爭取民主和公義。加上前東主跟主流報媒有深厚關係,更可以為你嘅網媒站台,加多把聲去支持,影響嘅對象只會更多幾倍。不過,多幾個shares,多幾個views 不能證明什麼。有時候都要睇 share 上人地講咗乜。如果係人們追住來喊打,反對你嘅立場或言論,最終淪為周永康、蔡東豪之流,任由媒體嘅另一面劍刃傷害自己。

網媒嘅企業道德或營商責任,不是只追求 views, shares, likes 去影響人地點諗,而係實事求是去批判現行社會嘅生態,反思村民要點樣撥亂反正。正如 D100 般,見了Facebook 舊時嘅玩法,係咁轉載,什至曾經偷圖上載,不斷打幾粒大字係圖上面叫人請廣傳,一like一share。網民見看似有道理,其實被引導而不自知,同意就分享。時間日久,因為其他朋友或著名人士已經幫你講晒,網民放棄思考了,自然以後見到社會發生咩野事,佢地只好訴諸群眾,訴諸權威。正如我前文訴諸群眾,香港必亡,你都放棄咗個人思考,你講乜柒深耕細作同勇武抗爭者?你連人地講乜都唔會細心諗下人地點解咁講,同埋有咩野背景,都唔去考究,咁好難再有咩野深入研討。當然,好現實咁講,呢個世界蠢人當道,低頭族唔識諗,網媒嘅出現自然就要普度眾生,引導村民點諗。

想引導村民點諗嘅人有好多,但係想借殼廣傳,什至不問舊怨新恨嘅人有更多。古語有云: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你想你嘅作品更多人睇,推上多人觀看嘅網媒專頁,冇問題,但係咪一定要歇斯底里到連自己嘅立場,意識都可以出賣呢?發明 Pascal’s Triangle 嘅法國哲學家巴斯卡都話「人是會思想的蘆葦」。人之所以為人,係因為識自己諗。前日有朋友當初大興正義之詞,企在雞蛋果邊抨擊D100 偷圖行為,但最後都主動向D100投誠,為 D100 賣力游說。

冇一個人可以講出佢哋跟民主黨一姐劉慧卿和自稱「泛民眼中的硬頸派,也是反赤化最著力及最狠的一份子」嘅學聯周永康有分別,不過,最少我哋每次叫人廣傳或讚好時,必先慎重考慮你想帶出嘅信息同預期效果,並唔係為追求數字遊戲而樂此不疲。因為,選求數字遊戲而樂此不疲嘅失敗者,就係民主黨。

當初一姐劉慧卿曾經企硬2012雙普選。
劉慧卿:我哋就係天生一副硬骨頭,我哋就係企硬2012雙普選

最後,為了爭取中間派支持,更入主中聯辦,支持新移民未住夠香港七年就可以拎綜援。

如果所謂民主、反共、只當成一個只爭取 like 同 share 嘅戰爭,香港人仲可以有民主嗎?最少,提倡民主自由公義,發明Facebook 嘅所在地嘅地球大大 –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唔會鼓吹呢個風氣。我不見得歷屆總統羅斯福和布殊會沉溺網絡世界求like 同 share 去爭取民心,開個公投去決定攻打某群恐怖份子與否,更不見得克林頓會打三千字文章去辯解性醜聞,什至上載萊溫斯基食雪茄嘅 Facebook Video 呃 like 請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