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周刊

今周刊

 

引述《song7775 (凜透)》之銘言:
:
fjdkqp: C大其實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一針見血 私德禮貌至上就是台灣 12/25 00:49
: → fjdkqp:
人民的盲點 陳為廷事件又是一個檢視公民是否真覺醒的機會 12/25 00:51
: → fjdkqp:
真有一個完人可追隨?? 不如用人惟才 先救台灣才是要緊 12/25 00:54
:
要求政治人物的道德是基本的
:
但是要要求到哪一個程度則是取決於民眾的共識。。。
:
而且目前也無法證明陳為廷有才或無才
:
救台灣應該也不是非他不可

首先先講一點, 不論有沒有這事件, 我都沒覺得陳為廷能選上。 而且我也不關心他是否能選上, 就算能選上, 我也不覺得他真的能改變臺灣些甚麼, 請把他放在一旁一個不重要的位置, 這件事的核心並不是陳為廷, 學運領袖大不了是個契機。(編按:陳為廷已退選。)

一個人是否適合當政客, 也看他的手腕, 甚至是否心狠手辣, 那學運領袖面對這種危機, 他該採取甚麼態度, 以及他用甚麼戰略去應對, 就是考驗他能力的時候。 我這樣說很冷酷, 但這是現實, 所謂政治工作, 就是說服人。

要記著一件事, 形象這種事情既能洗白也能抹黑, 但是當你抹黑了, 你就更容易洗白, 戴上了光環, 就更容易摔下來。 就舉個例子好了, 林毅夫今天可能是臺灣的過街老鼠, 但如果不久之後中國大陸的經濟崩潰, 林毅夫再離開大陸, 說, 其實他是潛伏在大陸的經濟間諜, 一直在執行任務。 那林毅夫或者就要比立可白還要白, 就看手腕, 發言時機和怎樣利用處境而已。

理性的人不會受印象和傳媒左右太多, 對我來說, 哪一個戴上光環的人, 都只是隱惡揚善的結果, 我很相信大部份男人都會自瀆, 從希特勒到邱吉爾到李小龍到甘地都會。

像臺灣這種交通情況, 我更相信至少 99% 的人都犯過交通規則, 也就是說, 如果犯法是那麼罪大惡極, 九成九的臺灣人都是罪犯。 而我相信應有至少三份一的人有在異性面前開過黃腔, 說過黃色笑話, 那麼很遺憾這些人全部都是性騷擾, 還有毀壞名譽, 散佈八卦新聞, 也算妨害名譽。

任何一個曾被媒體戴上光環的人, 合理都可以推斷屬於以上犯罪者, 只是沒有傳媒在說, 很多人忘了劉德華也應該會亂過馬路, 而假定他沒有。 既然都是個會生老病死, 喜歡食物, 美色, 金錢的凡人, 我也不會對於媒體造出來的「仙人」, 有任何的奇怪幻想, 當任何人正在造神, 例如柯文哲的時候, 道理亦相同。 在造神的時候不會想得太偉大, 在抹黑的時候自然也不會受其影響。

反應落差巨大的人, 就是受媒體擺佈的人, 理性的人打從一開始就不置可否, 並假定這可能存在, 盡可能慢慢的從行為去探知每個人的優點和缺點, 並接受作為事實。 不理性的人會聽了一篇新聞之後, 整個世界就連顏色都變了, 神仙會變成魔鬼, 仙女會變臭四, 而永遠不願也不想承認, 這世界就只有一個個凡人, 會餓, 會哭, 會笑, 會激動, 能勇敢懦弱的凡人。

臺灣有個奇怪的論調, 叫「法律是道德底線」, 然後自己開機車也沒有緊跟交通燈號, 那豈不就立即突破了道德底線? 把法律, 道德, 全部事混為一談, 就會變成這樣。

整件事情的重點不在於那個人, 而是不應該用「道德」包含了對每個人的所有要求, 勤勞, 廉潔, 孝順, 這些全都是道德, 可是凡人就是凡人, 沒有任何人能執行所有道德。 每一個人都在不同方面都是不完整的, 你和我和任何人都一樣。

而出了另一個想法就是「我的道德不完整, 所以我不參政事只在旁邊罵, 而參加的人就應該要道德盡可能完整」, 這其實就是中國科舉制度的遺留思想, 中國科舉制度就是想用科舉, 挑出道德較好的人, 然後道德較好的人才能夠掌權。 但最終的結果, 就是無論用甚麼方式, 都只弄出一群考試專家, 而這些人把考試作為工具, 學會偽君子和權鬥的技巧, 最後成為貪官, 來個書中自有黃金屋, 這已是運作了千年, 早已證明了這種「要很有道德的人當權」的理論根本就是過時而且不合現實的。

今天臺灣走向民主社會, 民主社會的是制衡論, 說得難聽點, 所有人都是是不守交通規則, 很常不道德的人, 但是透過有效的體制, 可以將權力切割, 分給每一個人, 讓他們互相制衡。 雖然每人都不是很道德也不是很守規則, 但是大家那不怎麼樣的人格, 偶然也可以做出好事和奇跡, 我們不再需要每一個人都是道德完人, 而是每一個人都發揮自己的優點, 做他們能做的事。

我不說陳為廷, 就說連勝文, 連勝文現在敗選了, 大家也沒這麼熱衷攻擊他, 但是連勝文真的是一無是處? 我很相信連勝文是個善良的好人, 他家有錢, 他家的錢是可以對臺灣產生重要的作用的, 他可能不聰明, 甚至某些地方可能也不道德, 但不等於他全然是沒用。 他不適合當臺北市長, 但不等於他不能在政治上別的位置發揮效果, 重點是給他一個甚麼環境, 發揮他的作用, 而不是把一個人零和遊戲, 要或全不要, 你不要這, 不要那, 你不會因此得回更好的, 你只會甚麼都沒有。

我們可以毫不猶疑的說陳為廷是個色狼, 連勝文是個廢物, 政治卻是怎樣將色狼和廢物加起來, 做出對大家有意義的事情。 如果一個色狼在一場戰爭中, 拿著槍保衛國家, 中彈身亡, 如果一個廢物願意把他的錢拿出去投資新的產業, 放手讓有能力的人去幹。 這樣國家才會強大, 我們該鼓勵他們去做別的位置, 做正確的事情, 而不是在他們的缺點和弱點上, 鑽研太久, 不然我找隨便一個臺灣人, 講「你不守交通規則, 你即是不顧別人的性命, 不顧社會的秩序, 你擁有權力的話豈不是會令社會混亂, 甚至支持大規模屠殺? 你沒資格擁有選票! 」這種臺灣經常出現的把小問題不斷擴大解釋的道德鬼打牆, 最終的結論就是所有人都不應該參政, 然後怎樣? 這國家就會在沒有人願意認真參政之下腐朽毀滅。

哪天真的有完美聖人出來, 說實話, 這樣的國家也沒資格去用這人, 也沒資格去擁有他, 甚至會仇視那個聖人。 這種對道德不合邏輯地以放大鏡去看的行為, 根本就是不道德的。

銀河英雄傳說看過的人多, 就看看帝國和同盟的分別, 帝國側全部都是完美超人, 從外表到行為到能力都無話可說。 而同盟側, 則大部份都是有缺點和不道德的人: 楊威利是個利用軍校資源唸自己想唸的歷史的懶人, 阿典波羅是個熱愛挑戰所有規則法律的反社會者, 波布蘭絕對是色狼, 先寇布是個射後不理不負責任男人, 巴格達胥是個窩裡反。。。 同盟側也展示了民主社會的理想結構, 是一些充滿缺點的人, 把他們的優點結合。

對軍人的道德要求, 就是打贏一場仗, 楊威利沒有因為先寇布射後不理, 就說「你連自己的女兒也可以丟下, 給你打仗豈不是丟下你的部隊! 」這種發言, 而不會將無關部份的道德扯進去。

同理, 對政客的道德要求是甚麼? 如果說, 政客的道德要求就是要守所有法律, 那麼不如所有亂過馬路破壞法紀的人都不准參政。 如果政客的道德要求就是不能滿足私欲, 私利, 那麼我想連和尚都一定出局。

政客的道德, 就是針對政治和公共的。

事實上, 對政客的要求, 應該是不能用公共資源, 作非公共的用途。 政客嫖妓, 用他自己的錢去嫖, 他就是色狼, 但不是瀆職。 政客用公款去擺宴娛樂母親, 他是孝順, 卻是挪用公共資源。

一個政客跑去非禮阿婆, 跟他跑去購地, 然後用政策令土地升值, 圖利家族, 哪件事較嚴重? 是後者, 對阿婆有永久性心理創傷? 對, 但是後面那種不公平交易, 對社會和很多家庭的經濟創傷, 難道就不永久? 我甚至可以說, 政客每一個決定都是在犯罪, 都是在為社會帶來永久的創傷, 而大家以為公共事務是家家酒, 人模人樣的坐在議事廳, 舉個手投個票? 裡面發生的每一件事, 只要稍為有一個不測, 就是影響大量人的生計, 文化以及性命, 國民監視的能量, 卻難以分在這裡, 國民分給桃色新聞的注意力, 不該比這些事情要大十倍。

對所有政客的道德標準都該一致的, 不分藍綠, 不分立場, 不分是誰, 不分有沒有權, 你們該選擇的不是是否連勝文, 是否柯文哲, 是否馬英九, 是否蔡英文, 而是你們對政客希望他們達到的要求是甚麼? 希他們能保護這國家, 希望他們能成就產業改革, 希望他們能夠不挪用公共資源去賣國或私務, 那麼, 他們要性侵菲傭, 要信邪教, 要隨街大小便, 甚至要醉酒駕駛, 你又怎樣看? 如果有一個人, 他能夠做到我的要求, 但他會醉酒駕駛, 我會讚成拿棍打他的屁股, 再罰他一個重款, 然後他要更用心的做好我要求他的職責, 保護好這國家, 做好產業, 去贖他的罪。 贖罪不是無條件的原諒, 不是既往不究, 而是應該更發揮罪人的優點去貢獻大眾。

人人皆有錯, 每人都帶錯立功, 就能夠建立好的國家, 而臺灣會變成這樣, 是因為人人都不想犯錯, 結果該做的事情都沒人在做, 一堆人卻跑去花時間爭奪道德光環, 爭到了, 坐在位置上, 繼續保持以不犯錯為先。 然後在國際競爭中被打到焦頭爛額, 這就是結果。 因為這個國家, 對於不犯錯比立功要重視太多了。

想不通這點, 臺灣就不會有出路, 大家在等聖人, 但聖人永遠不會來, 那個道德放大鏡會把所有人都嚇走, 很簡單, 撫心自問, 這裡各位誰覺得自己就有那個道德水準, 過去也完美無暇, 足以而不落得被人翻出舊賬的下場? 我想大部份都沒有, 如果你們導致的結論是「我不會參政, 我會等比我更好的人出來」, 要守株待兔的等待一個子虛烏有的人, 而不是自己走出來做自己想要改變的事情, 公民覺醒?

我保證只會回到去變臣民, 繼續那個千年的聖人期待。 大陸並不是單純專制, 你可以嘲笑大陸不道德, 但是大陸有一點和臺灣很不同的, 就是大陸對於不道德但立大功的人會服氣, 臺灣有些人會說大陸的官有能力, 臺灣的官很廢。 因為一方重視的角度是「成功做到一件事」, 另一方重視的角度是「不犯任何錯誤」, 而不犯錯也沒有等於做對, 這是臺灣和大陸競爭下證明了的事實。

臺灣沒有有能的人嗎? 不是。 但有能的人一定道德完美嗎? 也不是。 那麼, 你怎用那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