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5271515534

《明報》報導周永康原來是富家子弟,家庭在大陸設廠,生活優裕,周永康及其朋黨對該報導的反應卻是大得離譜,幾乎要高喊被《明報》政治追殺了。

周永康質問《明報》「傳媒是公器,如涉及我個人家庭背景之報導,究竟對世道人心,有何益處?」,乍聽之下已隱約傳出一股儒生酸秀才的迂腐之味,周君以為今日仍是唐宋之世,文者必須載之以道方有刊登價值?今世傳媒的責任就是報導讀者有興趣知道的事情,只要所報導的是事實,是否對世道人心有益,並非新聞工作者所需要顧慮之事。讀者之興趣即為公眾利益,你周永康既懂得說傳媒是公器,則你愛講四書五經仁義禮智是你的事,勿以一己之好惡要求他人。

縱使是《明報》創辦人,堪稱一代文豪的查良鏞先生也說過,報紙是老闆的私器,而非公眾之公器。此論未必人人認同,但倒可摑醒學聯一黨:人家《明報》並非刻意針對你,那是「自古有之」的「辦報精神」,不要自作多情去做夢了。

好了,就當你那番大仁大義的話是唯一的真理,那你跟岑敖輝的hehe笑談,又何曾跟公眾利益有過關係?但當時你被傳媒問及此事時,怎麼又嘻笑自若,自以為有趣,不見有今日義正辭嚴之狀去斥責來訪記者?即是「你不喜歡的報導就無關公眾利益,你喜歡的報導就話九之」,是這樣嗎?

正如周君朋黨所言,他的家世跟他爭取民主毫無關係,傳媒報導你家庭富庶,那就富庶吧,有什麼好羞恥的?又不是賣白粉起家然後跑去辦報,正當生意何需動怒?就算富家子攪社運又如何?哲古華拉不也是出身中產?他的肖像還不是印在香港最偉大的革命家,每次都輸得好有尊嚴的長毛梁國雄的T恤上?

真的,家世財產並非周永康之罪過,周君真正的罪過是身為學聯領袖,卻高舉失敗主義旗幟,萬事皆以退場為考慮,以至為了「證明」自己失敗主義之正確,唆使真心相信學聯的市民學生上前線被打得頭破血流,而他卻躲在後方,「羽扇綸巾,談笑間,(自己人)牆櫓灰飛煙滅。」,這才是周君可恨之處,學聯朋黨勿再為周永康塑造一副被仇富情緒打壓的形象了。

哲古華拉每次皆身先士卒,也從未聽聞過他為了證明「共產主義革命不能一味靠衝」而鼓動革命同志上前線,所以人家的樣子可以製成T恤,而周永康大概只可以叫自家的工廠為其印tee,此即區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