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運動(乜成果都無就已經話要返社區「深耕細作」,算咩革命?)過後,學聯成為眾矢之的,歸根究底係因為兩條死罪:
一、喺呢個時勢呢個地方,仲不忘「建設民主中國」路線:十一月廿四號,學聯同新移民團體遊行,要求加快審批超齡子女來港
二、一路走來,始終戇鳩:咩仗都打輸哂之餘又無常識

建設民主中國:係死罪,只因為時地全錯

先講第一條,如果係廿年前,十年前,甚至五年前,喺香港建設民主中國唔會係一條死罪。但係今時今日港中矛盾不斷,香港市民生活飽受中國人滋擾,差在未要同中國人爭墳位,香港越嚟越多人唔妥中國(筆者亦係其中之一)。而呢次雨傘運動入面,香港人係想要真普選,唔想再係689呢啲仆街做特首,唔想再被中共干預我地嘅內政。雨傘運動除咗係一場爭取民主普選嘅運動之外,亦係一場解殖運動,皆因大家心底裡都唔想被中共統治。喺一個未有民主嘅地方,喺一場解殖抗爭入面,打鑼打鼓話要幫鄰近一個殖民緊自己、大家都討厭嘅國家爭取民主,就同主動除褲搽埋KY擘大個窿叫人插你屎忽一樣,搏屌。

咁係咪即係建設民主中國呢六個字係死罪呢?其實建設民主中國本身唔係死罪。呢句說話,對部分親本土讀者嚟講可能好唔真實,但係現實就係咁,以下呢個故事可以證明:從前有個中坑,六四嗰陣因為幫手送錄影帶同埋民運人士離開中國,坐咗年零監。廿幾年後,佢去廣州聲援茉莉花革命集會,被人沒收通行證。再過一年,佢同一班人帶住隻船登上尖閣諸島,日本強制遣返佢。上年,佢同朋友去探劉曉波老婆,搞到「被失蹤」兩日,北京當局話佢犯尋釁滋事罪,趕佢返香港。呢個人都係大中華,但佢甚少被本土派屌,因為佢一直喺返中國到建設民主中國,佢個名叫楊匡。睇下,建設民主中國本身唔係死罪嚟架,之所以係死罪,係因為時間同地點都錯哂。

睇完上面呢段,有啲人可能即刻話:「咩喎!人地都係想爭取民主之嘛!佢地都係好人嚟架!你唔好搞分化啦!(下刪一千字)」

戇鳩:品德有幾高尚都無用

有人表示堅決相信學聯同周永康係好人,唔會質疑佢地人格。筆者同學聯啲人三唔識七,無辦法提出一個有力嘅證明去證明佢地人格有無問題。但係學聯確實三番四次自我證明佢地戇鳩。時間關係,筆者只講三大柒事,因為學聯啲柒事罄竹難書。

第一件事,係學聯意圖「釋出善意」,用「公民廣場」換金鐘道。「公民廣場」地方又細,通道又窄,圍牆又高,象徵意義遠大於戰略意義。但金鐘道加夏愨道,幾乎阻斷成個港島東西之間嘅交通,金鐘道又多位可供出入躲避,佢嘅戰略意義重要過「公民廣場」象徵意義,唔應該係交易籌碼。

第二件事,係1130龍和道一役,呢場仗係命中注定必敗。其一,學聯指揮進退失據,一時叫去添馬,一時又叫人留守海富橋。其二,政府總部一帶成個地形都係well designed for government but not protesters。「公民廣場」前面提咗唔重覆。添馬公園主要得兩邊入口,夜間燈光又較少,絕對係一個死位,而唔係一個適合大家走難入去嘅地方。龍和道有四條行車線同埋添馬公園,太闊,守唔哂。其三,學聯常務秘書鍾耀華阻止市民將磚放入垃圾桶做路障,連加固路障都阻止,邊有可能贏到場仗?

最後一件,就係周永康接受希特拉都cut唔到嘅有線訪問時,以龍和道戰敗論證「行動升級」無用。咁泛民主派都爭取民主爭取咗三十年啦喎,都係無民主,係咪即係泛民主派啲行動,甚至係爭取民主呢個動作,都係無用?周永康身為一個讀社會科學嘅大學生,竟然做出如此論證,呢啲唔叫戇鳩叫咩?

咁到底戇鳩同學聯抵被人屌有咩關係?兩件事,第一樣係人品同能力係兩樣嘢,唔係人品好就可以解決問題。曹操係個鹹濕殺人狂,佢又殺徐州人,又殺孔融,兼且搞人伯娘搞到人地要殺佢大仔同大將,但係曹操嘅能力係大家都無可否認。同一時代,有個叫張魯嘅軍閥,設立「義舍」,又搞「義米」、「義肉」,免費包過路者食宿,做咗三十年慈善家之後卒之被曹操吞併勢力。就算學聯成員人品再好,但係無能力帶領群眾打贏場仗,就係無用。

另一樣嘢,就係政治世界嘅常識。政治嘅世界唔係學校,犯錯之後唔係一定有人畀機會你。一個領袖失敗,被撤換,喺政治世界入面極之平常,唔係點解選舉輸咗啲黨魁、主席要辭職?即使香港喺政治上痴痴地線,廿幾三十年都由同一班人做議員,都同樣會有政黨領袖為選舉失利負責而落台,咁大家唔想再被學聯領導(雖然好多人唔想承認,但學聯確實被視為共主)都好合理。既然學聯以建設民主中國為宗旨,筆者就拎華夏嘅傳說講:大禹治水點嚟架?咪就係禹個老豆鯀治水不力被撤換而嚟囉!呢一個理由,大過前面所講嘅所有論點,因為係常識,常識大於一切。理論?只不過係以前有人將一堆常識連同假設寫成一個理論,到頭來都係出自常識。

講到尾,其實兩條死罪都係一條死罪:戇鳩。武術有所謂「一力降十會」,政治都有一過抵百功。一個過失,足以製造無數個過失、無數次失敗。更何況,學聯唔只戇鳩咗一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