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熱血時報

圖片來源:熱血時報



自雨傘革命照出牛鬼蛇神,傳統泛民和佔中都早已經名譽掃地,就連一直被認為是抗爭象徵的長毛梁國雄在革命時的言行都令從前的支持者大開眼界,還被徐詠璇高度評價為「畢業了」,而雙學還是帶有些許支持度,但已經大不如前,早前周永康還竟然老實說出當晚「行動升級」的打算是想證明激進未必有用,引起網民連番聲討。雖則香港人是善忘的動物,但這次的雨傘革命對泛民影響實在太大了,不在這期間去做些事,2015區議會和2016立法會選舉怎樣辦呢?畢竟泛民對於「民主」的最終目標就是議席。

不過由惡名昭彰的泛民去親自「洗底」實在太吃力了,就算有人還會繼續聽泛民所說,但要在一兩年間令市民重拾信心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故此泛民就要創這出一個「救世主」出來去作中間人。泛民在雨傘革命期間早已醜態盡出,對他們而言將運動盡早推向失敗比令其成功更為有好處,而「救世主」出現前總要去製造時機去作出配合,所以泛民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搞散雨傘革命,令一眾抗爭者即使留守兩個月,被打至頭破血流,面臨瘋狂的政治檢控都爭取不到甚麼成果,使整個社會都突顯出戰敗的疲態和傷感。就在此時「救世主」就可以出場了,而最適合充當這要任的正是在七月尾「光榮退場」的主場新聞,退場前一直問鼎最有影響力網媒並深受市民歡迎,就算無故退場將所有文章都一剎鏟除,依然被人把白事當作紅事做,將退兵粉飾為烈士。但最重要的事,就是主場新聞一直在雨傘革命沒有出現過,因為現在無過比起無功更重要。

十二月十五日雨傘革命告終後,「救世主」計劃就急不及待去進行了,十二月十六日就正式登記域名,準備進行選舉工程了。當然,革命的戰火令人迅速成長,有不少人早已分清誰是誰非,明白到不是無過就可稱作功,昔日的退場早已令人不再信任,主場轉為立場當日,已有網民製作惡搞專頁(如臘腸新聞、墳場新聞,波場新聞等)去揶揄。但即使雨傘革命顯露出警察的本性和照出不少牛鬼蛇神,無數的催淚彈和抗爭者流下的血已令很多香港人明白香港不再一樣,不過這個「無過」的昔日「英雄」依然可使到不少半港豬黃絲得到無窮心靈慰藉,因為總是有大多數人是想依靠著領袖的,尤其是失敗過後傷春悲秋的時刻更想去尋找外力去作依靠。聽到「主場轉為立場」的消息仿似得到一個抗爭新希望,知道團隊是由不少知名人士去帶領,對半港豬黃絲而言猶如一種強心針,將其自行演繹為抗共的強大後盾,瞬即就有二萬多個讚好和備受看好。

 

可能有人到現在亦認為這樣說是言之尚早,雖然我們還未可以在「新主場」中深刻體驗到香港人對領袖的信奉,但我們可以在前幾天的周永康事件中體驗到。周永康有線新聞訪問說出當日包圍政總的行動目的竟是想證明激進未必有用,真是令人嘩然,就算事後澄清也極為牽強令人難信。而即使如此,依然有一眾支持者不理前因後果去說一句「支持」,說甚麼「實有人乘機鬧你」、「對學生苛刻就是對政權寬容」去營造受害者身份,而真正的受害者倒是遺忘了,而且又製造一個虛假的二元對立來混淆視聽,大家都爭著為自己的政治偶像出來辯護。

 

而林鴻達就是信奉領袖的表表者,明言「就算學聯當晚玩鳩衝擊者」都依然站在學聯一方,一句「鳩衝」就判定衝擊者的死因,就是一句「鳩衝」就可以讓學聯明正言順「一拍兩散」,將無睪的衝擊者所流的血液全部無視,但如果沒有「衝」就不會有雨傘革命的出現。「雨傘革命從沒出現」當然是泛民最想看到的,但可惜現實與幻想總有落差,如今革命被搞散了,正好就是出動泛民的最後光環喉舌去做最後翻生。報仇從來不要等上天去處理,有些仇是要人自己去報的,泛民盡力搞散革命,到最後還可以繼續拿取議席進行永續抗爭?太便宜了吧。每次泛民出賣香港人都得不到應有報應,皆因香港人實在太信奉領袖了,但有時候領袖就是雙刃刀,可以帶領你又可以將你置之死地。而這場雨傘革命威力蓋過從前的社會運動,其中因素就是沒有領袖去令群眾力量真正爆發,我們只有放棄去信奉領袖才會真正的看到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