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煮腸突然轉生成臘腸,開壇文一句抄考自歌詞嘅豪言壯語「生於二零一四有種責任」,令我原本都對煮熟後嘅臘腸仲有丁點期望,諗住向來帶領住離地中產離開地球大氣層嘅班底會有丁屎咁多改變,但再睇落去,感覺越來越唔對路。原本嘅路向係講述對香港嘅熱愛而產生嘅責任感所以煮腸先會熟成為臘腸,突然中間風格一轉,變成平時晌創業板上巿嘅公司管理層簡介嘅套路:公司由信託或基金去管錢,公司管理層無人可以獨大所以唔會話無左邊個公司就會瓜柴,更加唔會有人可以獨攬大權搞個大頭佛出來。

咦?點解會咁?原來暗金主係高振順!咁就講得通了。

高振順最善於做 project injection,即係平時大家成日聽到嘅財技。佢拎個殻番來,印一堆紙仔,啪個概念落去,將股價炒到上天,令紙仔變成真錢,再將個殻煎皮拆骨,散戶全輸,最終殻主一個獨贏。手鬆的話可以將個殻左手交右手過冷河,等錢使話都仲可以賣個殻出街,都仲值一兩億,你識玩,就根本無可能會窮。佢如果將臘腸睇成係佢其中一盤生意,佢要求加插呢類公式文字晌開壇文就言之成理了。而呢位高生,順帶一提,佢係福建幫背景的。咁福建幫又係咩料呢?好多人對福建幫嘅了解只流於「菜菜子」同「北角幫」嘅層面,但今時今日嘅福建幫已經唔再係咁流。大家所熟識嘅雜總晌福建做領導好多年,同福建嘅關係絕非尋常,而近年福建幫全力擴充商界版圖,現界嘅中華廠商會亦已由施榮懷擔任,更經常晌正苦各天活動出現及擔任搞手。你可以想像到,臘腸晌福建幫金主之下重生,仲要係財技能手突然變成中產本土媒體嘅暗金主之一,即或你唔係雜總肚入要條虫,都心中有數係咩一回事吧。

作為一間公司,風格如何當然要睇下乜水做管理層。臘腸嘅管理層可以講得上係明星陣容,不過兩隻字可以概括晒:文人。文人係咩人?文化監暴你知道吧!佔中三恥你知道吧!文人晌政治事宜嘅處事能力如何,大家晌雨傘革命呢七十幾日入面,應該體驗很深,應否再比文人帶頭,就睇你想要成事定係只想感覺良好。如果你唔計較結果,只在乎過程,或都你睇得好遠,諗住今日播下種子,四五十年後先收成,當下只需要階段性勝利就足夠的話,無論煮腸定係臘腸,都唔會令你失望。

但如果你計較結果的話,你仲可以對臘腸有期望?

而呢個開壇文最令人不安嘅係,佢地好希望營造一個中立持平嘅形像出來,堅持編採獨立之餘又會容納唔同嘅聲音。呢個口號對好多離地生物都很具吸引力,但做過傳媒嘅都會明白,所謂編採,就係基於老總嘅原則去定立方向,而如果你有幸去讀過傳理的話,更加清楚有價值嘅新聞唔單止係如實報導,而係記者如何去詮釋事件。既然係詮釋,根本就唔存在中立!作為以媒體自居嘅臘腸,連呢樣都做唔到,黎到呢一刻都仲係流於「左右各打五十大板以示自己落腳於兩者之間嘅中立不敗之地」,令人搖頭嘆息。

開壇文強調架構唔同左所以唔會因為一兩個人而令煮腸事件晌臘腸重演,但你真係相信核心人物走後嘅臘腸仲係一樣?你睇下強伯走左之後,成間壹仔係何等地迷失?而,牌面上臘場好強調無人有絕對權力,主動將權力淡化,一來可以令死士豪嘅敗走對臘腸嘅影響降低,亦令問責更難,正如正苦最常用嘅集體負責制一樣,集體負責等於無人需要負責,兩者著實有異曲同工之妙。

好戲尚在後頭,呢篇開壇文竟然刊登無耐就被消失了。因為寫得太白,有人驚覺不妙叫停,還是另有原因呢,絕對值得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