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不少中港政界人士在「雨傘革命」告一段落後,道出香港人需要反思「一國兩制」,甚至需要「再啓蒙」。而習主席亦趁澳門一國兩制落實十五週年提出「三必須」,並希望香港向學習澳門對一國兩制落實的情況。作為小小的香港人,當然會對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訓話」默默遵從。因為凡是習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必須堅持維護;凡是習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

三十多年前, 「一國兩制」原本不是處理香港與澳門的問題,而是處理國共問題,即現今的台灣問題。「一國」,即「一個中國」,意思是「國共」都是一家親,同歸於一;而「兩制」,即「社會主義」制度和「資本主義」制度,意思是雖然大家都是一家親,但卻有兩個不同的行政,立法,司法制度。由此可見,「一國兩制」只是一個很簡單的概念,而它的焦點不是什麼「國家安全」或者「繁榮穩定」,而是「求同存異」。

這樣的「國家」在國際政治上從未出現過,因為一個獨立的行政、立法、司法制度通常都是一個獨立國家,但這也是「一國兩制」的精髓 (筆者按:這實在是一個奧秘)。換句話說,「兩制」才是「一國兩制」的特色。若沒有不同的「兩制」,「一國兩制」並沒有實際意思,充其量只是「兩國歸一統」而已。

歷史告訴我們,老鄧提出的「一國兩制」並未有處理台灣問題,卻「解決」了香港和澳門的歷史問題。然而,台灣與香港和澳門是兩個不同的問題,例如:台灣擁有自己的軍隊,香港和澳門沒有;台灣有「總統」,香港和澳門有委任的「總督」;台灣在中共眼中是「割據」,香港和澳門是不平等的「割讓」。換句話說,用來處理台灣問題的「一國兩制」並不完全適用於香港和澳門,這也說明為何政改爭議會那麼大。

當然,中共經常會「優化」自己的政策。現今的「一國兩制」,經常強調「一國」的重要性。「一國兩制」已經不是說成「單單換面旗子」那麼簡單,而是變成金科玉律,成為「維護國家安全」的指標,保持「中港澳繁榮穩定」的屏障,這正正符合中共簡單事情複雜化的習性。「一國」被放大,「兩制」被淡化,正如某官員說:沒有國的包容,哪有香港特有的制度。這樣的「一國兩制」,已經失去它原本「求同存異」的精神。

而在黨國不分的情況下,現在實行的其實是「一黨兩制」。這樣的話,就不難理解為何習主席說要「一國兩制」是要「維護中央權力」了,即維護黨的權力。黨有點不同,黨員要齊心,步伐必須一致,即要「穿對鞋」,「走對路」。「一國」也許能容許兩種制度,「一黨」就慢慢不能容許兩個制度,因為這樣會影響步伐,導致不能一致。所以,黨並沒有兩制,只有一制: 人民心目中怎能有兩個紅太陽呢?

看看老毛怎樣對待劉少奇和鄧小平,就不難說明為何中共那麼仇恨泛民雙學等組織了。試問劉少奇又怎能以愛與和平感化毛主席呢?恐怕只有性愛與和牛才可以吧。而實際一點,讓自己成為黨的一分子,並幫忙維護和穩定中央權力(註:簡稱「維穩」)吧。

現在「一國兩制」的「兩制」,其實是「黨和國家」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