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49738_719662168119406_3187774380469156293_n

謹遵某網民的教誨,首先要利申,我支持新《主場》(即《立場新聞》)的成立,但不代表我不會抽水。

為什麼?蔡東豪臨陣逃脫,風波過後走出來收割撈著數,這麼要不得,為何還要支持?

經過七十多日的佔領行動後,眾人應該上了寶貴的一課,凡是與政治沾上邊的人,都總會某程度上帶點賤格,無一例外。即使是純潔無暇的學生領袖,也可以當著鏡頭前承認推群眾去送死;即使是號稱勇武派的首領,關鍵時刻總會不見身影。人無完人,政治圈中尤甚,既然眾人皆賤,為何獨要指責蔡東豪一人?

何況《立場》確實有其可立之場,我們在罵仍然支持蔡東豪的人愚蠢,是港豬。那恕我問一句,難道你們未做過港豬嗎?你和我一懂事就「本土民主反共」嗎?敢情不是,從港豬到覺醒,總有一個過程,《立場》一類媒體,就是催化這個過程的重要媒介。

港豬,也分很多種,除了所謂已經覺醒的人外,有些是支持泛民的和理非「民主豬」;有些是什麼也不管,「我討厭政治」的「享樂豬」;有些是支持警賊嚴正枉法,希望解放軍血洗香港的「勁共豬」。《立場》的任務是將比較中間的「享樂豬」催化成「民主豬」,而令這些「民主豬」再得以蛻變為人,就是其他自命比《立場》進步的新媒體的責任了(你問我是那家媒體,我當然會答《聚言》啦)。對「中間派」來說,《立場》始終較易入口,其他新媒體太辛辣了,一下子未必接受到。

至於「勁共豬」,只有當利益受損時才有希望覺醒,傳播媒體對他們沒有作用,基本上「冇得救」。

而如果你破口大罵蔡東豪,冷嘲熱諷《立場》的話,恭喜你,你已脫離《立場》讀者的層次,《立場》不是給你看的,但不代表《立場》不應存在,畢竟世界不只是圍著你來轉。

如果大家厭惡《立場》是因為當初撐過《主場》,然後看著蔡東豪出走覺得被背叛,現在見到蔡東豪出山又覺得被抽水,那麼就割捨那份「撐《主場》」的情感吧,只當它是一個接收資訊的平台,有好文章就看,沒好文章就不理會,至於捐款則是「豬群」的責任了,畢竟「臘腸」就是用豬肉來做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