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圖片

信報圖片

周永康在I-CABLE的訪問片段曝光後,馬上引來圍攻,我觀察了半天,發現網上為周永康說項的留言通常都在講:不要單憑訪問的三言兩語來判斷動機。說得再對了沒有,可是憑藉大家三個月以來對學聯的觀察,再加上學聯首腦本人訪問中的供詞,就再不是毫無根據的猜測,而是真相大白了。至於三個月來學聯表現如何,只要大家並非盲從偏聽,自然都知得個大概,不用再三重覆。

屌鳩周永康的人已經夠多,且讓我嘗試從邏輯角度還原事實。佔領開始以來,不少民眾高呼「沒有大會,只有群眾」,可是學聯,三子,社運人士,泛民等和理非派不同意,堅持成立大台,將「領導」運動的話事權拿到手。

權利與義務在任何情況之下都必須對等,既然學聯願意帶領運動,而十一月尾的「升級」行動又是學聯一手號召,那麼行動失敗以後(周永康翌日早上說行動令政總員工不能順利上班,算是階段勝利,可是到晚上親口承認失敗),要學聯為失敗承認責任,就是理所當然。現在,再因為在訪問中爆響口,竟然承認了說好的甚麼包圍政總給政府更大壓力根本不是升級目的,而是旨在證明激進派一直所主張的升級注定失敗,群眾感到被出賣了,要屌佢老母,鐵證如山,沒有冤枉好人。

我敢說,很多黃絲帶一廂情願以為學生都很純潔無機心,所以對學生光環無條件信任,他們百般容忍,不問是非。這種盲從權威的態度,其實跟藍絲帶死命擁護特區政府和共產黨別無二致,同樣是集體主義心理作祟,不斷堆砌權力高塔,把自己信奉的權威幻想成摩西,然後置身於權威的保護底下,換來安全感,排斥任何跟集體過不去的人和言論(本報手足出文屌學聯,就被打成熱狗,而熱狗因長期批評泛民系統,早被打成共產黨同路人),可惜代價卻是從此失去理性批判能力,面對真相的勇氣,對責任的承擔。

無錯,無論你有否每晚到佔領區過夜留守,大家都是運動的參與者而非只是旁觀者,大家對運動都有一定的責任,責任就是維持運動朝向目標前進,而目標就是最初由學聯經媒體公開提出的四大綱領,包括推翻人大831決定,運動目標不知不覺被偷換成甚麼重啟政改五部曲,走歪了這麼多,今天仍然為周永康說項的黃絲帶們,你們有盡你們的責任維持運動於正軌嗎?還是一味將雙學造神至萬劫不服的境地?今天大家看到的結果是相當清楚的。

李怡先生在台灣九合一選舉後有此觀察,他說對台灣年輕一代來說,鐵票簡直是對自由意志的一種侮辱!這次選舉不但國民黨大敗,注目點更是第三勢力的興起,一反上一代台灣人不是深藍就是深綠二元對立之局面,藍綠的對立不是跟香港的黃藍對立很相似嗎?大家究竟從鄰家台灣的經驗中學到了甚麼?大家究竟從親身經歷三個月的雨傘革命又學到了甚麼?難道只是又一重的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因為黃絲不像藍絲仍然迷信屠夫政權,又比藍絲擁抱普世價值,所以比較高尚?

二次大戰後,邱吉爾被英國人親手用選票送下台,連帶領英國人戰勝希魔的英雄邱吉爾尚且如此,難道領導香港雨傘最後鬧個鎩羽而歸的學聯不該罵?政治從來不必牽涉情感,邱吉爾本人非但沒對英國人的不感恩而傷心,反而樂見英國人能夠依靠理性作當前最合理選擇。

這邊廂在香港,卻一直聽到有人說學生已經付出很多,甚至還反問質疑者在學生坐低被捕的時候在做甚麼事情,說這種話的人往往以為自己在保護學生,實際上根本攪不清楚自己在陷害他所鐘愛的學生,跟藍絲不要醜聞惡政連年的思歪下台的作為簡直一個模樣,試問他們不要政府對民眾問責,究竟是愛護政府,還是陷害政府?若果我們只需要「愛護」政府,我們幹麼又需要有議會,有ICAC,有傳媒?

學聯帶領雨傘革命一敗塗地是鐵一般的事實,別說推翻人大決定,要求思歪下台,連暗角七警基本上仍在逍遙法外,學聯根本不配享受任何掌聲,I-CABLE的訪問只不過證實學聯首領本不為人所知的惡毒用心,為他們的表現「錦上添花」而已,他們本來就該屌,現在更值得狠狠地屌!

最後,我可以完全按周永康的邏輯,說同一番話:讓學聯持續鳩坐佔領七十多天,其實都係為咗證明鳩坐根本無用,運動更需要既係多元,和理非並非絕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