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梳洗出房,開著電視,就是重播 《春光乍洩》。以前聽人說,喜好「搞基」,睇《春光乍洩》。

王家衛好用一段段細節去帶出何寶榮與黎耀輝一起走過充滿山林石瀾的愛情路上。在情路上,一向都是自由不羈的何寶榮主導情愛交流的時間軸線,黎耀輝則是任勞任怨的小孩子,依在愛人身旁默默支持。起初,就以呻吟做愛的感官畫面呈現二人的初時激情。之後,就以黑白片段放送二人相約在伊瓜蘇瀑布迷路而產生爭執。何寶榮提議分手,他後來變成向阿根廷人(或任何外國遊客)投懷送抱的舞男,黎耀輝則在酒館前替遊客開車門照相換取小費。何寶榮被人打成重傷回來投靠黎耀輝,他們藕斷絲連的情誼在這種依存關係中又得以繼續下去,就像幼年孩子和母親之間,或病人與護士之間,黎耀輝的細心,何寶榮的頹喪,化成筆畫遮蔽雙方感情的糾結。纏綿如昔,生活如律,但雙方的心房已非門常開。相擁探戈的步伐距間,透出淡淡柔和憂傷的光影,不能代替做愛的直爽歡悅。榮私自偷錢搜匣,成為雙方燃起口角的導火線。雙方最後的離別,使壁紙斑駁的旅館小房充滿背叛的氣促、欺騙的苦澀、撕裂的心聲‥‥‥

「黎耀輝,我們不如從頭來過吧。」就是打進內心最深,不管是輝,或觀眾,或是小編。因為,任由苦苦糾纏,低低挽救,不管逝去復合,愛情已不再是愛情。

鮮艷的色彩變化,綺麗的遠近景深,但掩不住主角內心的孤寂。分手過後﹐輝做小二時遇上小張。相熟過後,他們則在黃昏時段跟小孩在街道踢足球。他淡淡的抽煙,繪出一幅又一幅模糊的回憶。他跟小張在酒吧聚會。小張對於前進的方向有著明確的目標,想到號稱世界盡頭的火地島「馬蘇里亞」(Tierra del Fuego)是小張旅途的終站,他的夢想讓黎耀輝重新興起伊瓜蘇瀑布的未完旅程,叫黎耀輝的愛與悲傷留在「世界盡頭」,然後他說:「突然之間我很想回家」。小張更建議輝向錄音機說出自己內心最想跟人說的話。輝最後沒有說。錄帶上的沈默,瀑布上的嚎哭,這些對比,筆者相信不少觀眾應感受到心胸的撕裂,不可挽回的傷痛。至於留在世界另一角落的何寶榮,回到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小公寓,細心整理房間等候黎耀輝,內心卻明白戀人已經走上平行線的另一端,最後不禁抱膝痛哭,他自由不羈的個性,反而走上孤單的彼岸、悲傷的盡頭。

「我一直以為和何寶榮不一樣,原來寂寞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是一樣。」

不管留在遠地,還是回到香港,最後總是繼續走上自欺欺人的情傷路上。家,可以回。路,可以回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