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5_25775d3333ed962ce17euWkMC5OUMzgH

裕盛辦館,據說在灣仔船街,大概在修頓附近

 

香港開埠以來,發生的兇案不勝其數。數恐怖,有跑馬地紙盒藏屍案;數離奇,有徐步高槍擊案;數人多,有日軍的梅窩大屠殺。不過若果數歷史意義,我會挑選毒麵包案。剛巧百幾年前的今日 (一月十五日) 發生這單案,所以趁機談談這單案件。

在講毒麵包案之前,一定要講當時的華洋關係。自1842年後,香港華洋雜處,衝突幾乎無日無之,到1856年10月又發生「亞羅號事件」,令華洋矛盾去到另一個顛峰。當時掛英國旗的亞羅號停在廣洲黃埔,中國官員上船查牌,發現船牌過期,扣留船上12位中國水手,船長報稱中國官員侮辱英國旗,中英兩國再生矛盾。事後中國釋放船員,但拒絕為侮辱國旗道歉。於是,當時香港總督寶靈下令駐港英軍攻打廣州,廣州居民燒洋人居所,華洋關係非常嚴畯。

這件事傳到香港,鼓動了香港人排洋情緒。香港市面經常有告示,警告華商不要賣糧食給洋人,否則會燒毀他祖屋及抓他親人。所以當時不少華商停業回鄉,不再服務洋人。這時,偏偏有一個叫張亞霖的商人,開了一間「裕盛辦館」,專賣糧食給洋人。這個人不單繼續賣糧食給洋人,還趁各華商回鄉之時,大做獨市生意,幾乎包攬全港英人的伙食。不久,他在廣州的店鋪果然被燒,但他不理,繼續服務洋人。

在1857年1月15日,有400個英人在「裕盛辦館」買麵包,食完人人肚痛,嘔吐大作,其中包括總督寶靈的夫人,部份英人更不省人事,結果死了一個。經醫院診斷後,發現麵包有大量砒霜。事件驚動總督,警方立即查封「裕盛辦館」,扣查51人,但不包括張亞霖,因為當日張亞霖一家乘輪船去了澳門。港督立即派戰艦追截,警察在船上看到張亞霖一家,但發現張亞霖一家也吃了毒麵包,嘔肚不已。

英國人知道港府抓到張亞霖,希望嚴懲他。當時有一個受害者叫德倫(W.Jarrant)提出民事訴頌,要求張亞霖賠償。張亞霖的辯護律師必列者士(William Thomas Bridges)指出,張亞霖包辦洋人飲食,所以正被中國通緝,認為自已遭贓嫁禍,加上自己一家都中毒,解釋自己無落毒嫌疑。英國政府也有自己考慮,當時正與中國打英法聯軍之役,他們既不想重罰效忠英國的華商,又想安撫在港洋人,怕偏袒一方都會影響管治。於是政府判了8人有罪、張亞霖無罪釋放。為平息民憤,派必列者士驅逐他出境。

政府這個做法,無疑令德倫一無所獲。於是德倫將憤怒發洩在必列者士身上,他連續幾日在報紙上中傷必者列者士,說他營私舞弊。結果,必列者士控告德倫誹謗罪,法官認為德倫言詞過激,毀壞必列者士的名聲,判誹謗罪成立,成為香港首宗誹謗罪的案件。

一場毒麵包的風波就這樣結束,不過,不少學者都認為,不是麵包有毒,而是麵粉有毒,幕後真兇另有其人,那8人只是替死鬼,或者死得不明不白。這個說法,至今似乎也解不開。

PS: 必列者士係香港第2位執業大律師,1851年晌香港創立左Deacons(的近律師行),到今日呢間firm仍然好出名(local firm黎講應該數一數二),Bridges曾經係律政司添。

HK-23

港督寶靈

 

圖片及資料來源:阿群帶路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