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66229_10153585032609657_961034667563722367_o

我很好奇,雨傘革命是一件好事來嗎?

以政情看,因為市民面對政府惡法而心生怨憤,和平的對話不能讓政府接受和改進,就以行動,以佔領既形式去逼使政府讓步。

現在雨傘革命宣傳民主自由,宣傳政府惡法害人,更多市民了解惡法在傷害自己,政府沒有去為示威者訴求作出改變,就變相將來社會越來越多不公和痛苦,而將會有更加多市民出來上街,令政府疲於奔命。政府和警察,和香港皆不能倖免於難。

市民為了對抗極權政府,對抗惡法,學生放下學業,成人工作過後,甚至辭職,去支持佔領,市民一直為真普選付出代價。

黑社會視佔領為財路,每天收一千幾百維穩費去搞局。但市民呢?假如我用維穩費每天一千塊好沒,算個八十天,都只是八萬元,學生會因為八萬元去放棄將來的專業工作帶來的無限個八萬元?成人自己也有工作,哪用賺你的陰騭錢?

市民用著自己私人的時間來佔領,他們有自己的學業和正職,而搞局和清場就是警察和黑社會的工作職責。

市民都無償而且是自發的行動,警察和黑社會就是有償而受上位控制而行動。

市民和平集會示威主動佔領,但沒有去主動衝擊警察,市民針對的是地方而不是人,而警察和黑社會針對的卻是人,是佔領的人就要騷擾就要嚇就要打。

市民要的是真普選,而知道真普選是什麼一回事,警察和黑社會就是說著法律治安,但就將法律由平等曲解成執法,將治安由和平曲解成暴力。

而佔領行動更受到無人道的對待。警察說要執行法紀,不斷施行不對等的暴力,警察拿警棍狠狠打頭打要害打到頭破血流,大放厥辭說這是最低限度武力,來暗喻示威者的紙皮盾、工程帽、眼罩、口罩、雨傘這等無殺傷力的防護裝備是殺人武器。

黑社會拿著刀,拿著剪刀指向示威者,警察接受其荒謬解釋統統放走。示威者被搜查出眼罩口罩就被帶回警署。

佔領,雨傘革命,無論是以香港的政情,又或者示威者所付出的代價,甚至受到政府和黑社會的對待去看,都是一個悲劇。

政府紀律部隊出勤聚集的地方,哪一個不是發生悲劇的地方?

你有沒有見過消防員在火災現場救火後會在火災現場影大合照?

你有沒有見過救護員在車禍現場把斷手斷腳的傷者一個個抬上救護車之後會在車禍現場影大合照?

無論你們警察覺得自己做得多對,你們的工作就是處理悲劇。你竟然說在悲劇的現場影大合照很合理?

就當你們不是憎恨示威者,只是完成工作,終於能夠好好睡一覺,以此為喜而合照好吧。

無論是大肆要害攻擊示威者,盲目聽從上司指令,甚至係只了解自己需要可以好好休息,而不明事理,那就証明你們不對事,只對人,香港警察就是不專業!

好啊,說到這裡你們又不甘心被我說警察是對人不對事不專業。對事的話,這個佔領行動就是一個悲劇。

一邊以專業為名去行人治之實,一邊又以自己感受為常理而漠視自己專業操守。公又你贏,字又你贏。

除非,你們警察認為,雨傘革命是一件喜事。對對對,的確是喜事,你們跟本沒有執行法紀,你們只是穿著警服,順著極權政府和上司的命令,行隨心的暴力,玩劃地為王的遊戲,玩攻城掠地,屠城屠村的遊戲!而雨傘革命的示威者就是一個個送入你們虎口的活靶!

有糧出給你玩遊戲,而且玩贏遊戲,著實快樂。當然能夠影大合照。這個畫面跟心理變態強姦犯在施虐後影相作証明,以顯示自己的強大一樣。

曾偉雄,和警察們,你們哪裡像警察啊?只有黑社會和罪犯才會以悲劇為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