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

epochtimes.com

記得在雨傘運動的七十九天當中,眾高官藍絲說得最多的除了這是非法行為,暴力之外就是影響港人日常生活。日常生活,聽著沒什麼特別,就是日常工作晚上吃飯看電視之類。但細想一下,日常代表的是什麼?回想著港人每日的作息,高官所說的「日常生活」我倒覺得不太正常--到處蝗語、官商勾結、黑警滿佈、望樓輕嘆。如果說雨傘運動影響著市民的上班時間,那香港所謂的「日常生活」影響著的就是我一生生活。

每天工作五天六天甚至年中無休在香港都是正常不過的事。我們的一生大部份時間都奉獻給了工作,可是換來的只是連一個安居之所也沒買得起的工資。沒有自己的居所下即使想和已經拍拖七年的女友結婚也過不了岳父岳母這道最後的關卡,下定決心節衣縮食,存下的錢卻怎都追不上飛快上漲的樓價。每天七八時起床吃個早餐準備一天的工作,然後就準備一直加班工作直到晚上的八九時。在樓下買個飯盒或者吃著家人替你留下,已經冷掉的飯餸。休息一會看著無聊的一台或快倒閉的二台(突然間覺得能看「選戰」已經不錯)後就洗澡睡覺去了。這種生活居然能被我們的高官視為日常的一部份,除了北韓還能騙誰?

老一輩總說現在的人缺乏拼勁芸芸,卻沒看到時代不同了,單憑蠻力的話再挨也就是個只能求三餐溫飽而不能往上而流。上一兩代的人為多養活一個孩子,往碼頭多搬搬兩轉貨物,全家人吃小一點,總能把小孩養育成人。全因當年的香港沒有每天由內地放到本地的新移民,工作機會比現在多,會「頂爛市」的人也比現在少。何況現在的香港早已經由港口中轉站轉型過來,能讓你用血汗換取回報的工種不但少,工資的吸引度也不復當年。老一輩看不透也擺,他們苦了大半生,現在由後人供養安享天年也算是修成正果;但仍然為官的卻依舊用著這種食古不化的態度去指責現在的年青人,絲毫沒看到現在香港的前景與機遇已經大不相同。能在這時勢下闖出一片天地的人故然值得學習尊敬,但做不到也不代表他們不思進取,畢竟當中所需的資金、膽識、眼光等可不是單憑努力就得來的。

不少香港人求的只是安居樂業。要是他們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單位可以安心的照顧下一代,工資能負擔起物價的水平,一年間夫婦能用年假一起出國遊玩個五六天,他們才不管現任特首是誰,你是建制派抑或民主派。某程度上人民對政治冷感就是因為他們能安於現在,不用為未來的生活感到擔憂。雨傘運動之所以能造成此等回響,正正是因為現在在香港的生活沒有多少人能安心下來,因此人們不得不舉起雨傘去爭取可以改善日後生活的機會。你即使硬把人民鎮壓下來,只要樓價物價一日未回到一般市民可負擔的水平,香港生活的壓力沒有一絲減輕,任何突如其來的事件都可以再次成為民怨爆發的導火線,這種事政府理應清楚得很,卻偏偏仍要選一個最差的解決方法。

法國一年當中只有五個星期日可以營業、德國的幼稚園教導的是如何弄出一碗美味的南瓜湯和如何自己獨自乘電車回家、瑞士的父母在小孩出生後可享有合共480天的特別假期用作照顧家中小孩。覺得很不可思議嗎?這只是我們香港人「日常生活」下比較才覺得驚訝,對當地的市民來說這才是正常不過的事。日常生活不代表正常,不代表你每天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你也非要接受不可。香港的生活環境毫不正常,在這種情況下要過著正常的生活可一點都不容易。高官當然不希望市民們再有著像雨傘運動般的民主覺醒,因為這樣只會增加他們的工作,影響他們放工後品酒人生的「日常生活」。我們市民該為自己著想而不是高官,為了我們日後能有更好的「日常生活」,現在稍微改變一下生活節奏,不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