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統一與分裂 中國歷史的啟示

作者:葛劍雄


 

中國三千年歷史(五千年可是連史前人類也包進去了),少不了改朝換代與衰落之時,中國儒生是如何自我調適的呢?

改朝換代

君權天授,任何覻覦皇權、犯上作亂者,都是人人得而誅之的亂臣賊子;同時,戰鬥中得到最終勝利者為「天命」,君權天授呀!以往的身份與獲勝的手段,who cares?

知識份子浩瀚的心靈中共存著忠君與識天命的原則,兩者相容不互斥,拿哪套出來則視乎需要,前者拿來支持舊政權,後者拿來擁護新主,極富於彈性,真是好了不起呀。五代十國時自稱長樂老的馮道就是例子。

帝國衰退

「儒家的信徒以中国為唯一的文明社會,世界的中心,對外一貫妄自尊大,直到明未清初時還在懷疑歐洲的存在,鴉片戰爭後還把西方列強當作一群乞丐。

但另一方面,對外來的侵略又表現得異常軟弱。他們反對主動出擊,以攻為守,認為應該以禮治天下,以德化感人;只要中原王朝政治修明,國泰民安,四周的夷狄就會得到感化,母須戈戟相加,就會俯首帖耳,年年來貢,歲歲來朝。

對游牧民族或外來勢力,只要能維持皇帝和大國的尊嚴,不妨多賜金帛女子。甚至在喪權辱國,偏安一偶的情況下,也會以朝廷雖小,畢竟是正統所在,對方雖強,不過是一時僭越這種邏輯聯以自慰。」

Screen Shot 2014-12-12 at 9.40.58 pm

 

附錄:政權交替與南方北方

唐朝以前,北方一直身兼中國的政治與經濟中心。南方隨著農業發展,成為經濟(農業)中心,坐擁軍事與政治力量的北方變得必須得依賴南方。做不到這一點,就只能倒台。結果,朱元璋、張士誠、陳友諒、方國珍和明玉珍都成為出身南方的亂黨首領。

相對而言,南方地方政權即使做不到反攻北方,也能成為割據一方者的立足基地。例如四川盆地能自給自足,集政治與經濟機能於一身,便順理成章地成為獨立王國的據點:劉邦、公孫述、劉備、李特、王建、孟知祥、李順、明玉珍、張獻忠都曾以四川為基地。

明未李自成不取江南,奪取明朝的糧倉與錢庫,卻西取關中,揮軍北京,殊不知關中貧瘠,養不活那麼大一隊軍隊,北京的金銀珠寶不能當飯吃,結果在南方封鎖通路的情況下彈盡糧絕。相反,太平天國以長江下游為基地,撐了十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