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東豪臉書圖片

蔡東豪臉書圖片

《主場》創辦人蔡東豪見雨傘革命一完就蠢蠢欲動,想東山再起,聯同《主場》的兩名前總編輯成立新公司「best pencil」,又以《主場》舊址註冊,加上他本人的臉書和《蘋果》都不斷放風,似乎是想試探大眾對這件「借屍還魂」事件有什麼反應。結果,除了少數最激進的鍵盤戰士大肆鞭撻之外,大多數人都顯得高興和體諒,令蔡東豪大可帶著「浪子回頭金不換」的氣勢回歸。

在佔領行動前彷佛嗅到氣味,遺下「我恐懼、我誤判、我愧疚」後不顧而去,倉皇得連《主場》作者群都始料不及,想取回舊文備份都不可得;在佔領運動大致完結後,又重新上水,領取運動遺下的巨大遺產,東豪哥完美示範了低買高賣之財技,在最危險的時候逃難,在最安全的時候沾光,網友的點評恰於其份,他就像周星馳版《鹿鼎記》中的多隆一樣,平時跟著韋小寶作威作福,有事的時候第一個著草,而這種就是典型的醒目香港仔性格。

但別誤會,我絕對支持《主場》回歸,它的影響力是一眾網媒難以望其項背的,《主場》結束時的臉書專頁有三十多萬讚好,其他網媒縱然受益於雨傘革命,讚好數大增,如《獨立媒體》讚好數四十萬,《熱血時報》二十多萬,也不過是追得個平手而已。當《主場》復活後,那個數字可能又翻兩翻,變成繼《蘋果》後最大的泛民喉舌,這樣一股力量再次出現,沒有反對它的理由。但是蔡東豪假若要再辦新媒體,他必須要先回應自己所種下的三大問題:

不恐懼了嗎?

在那封公開信中蔡東豪提過自己受到白色恐怖威脅,現在重辦新媒體,是那股威脅的勢力消失了嗎?如果是,為什麼消失?背後有條件交換嗎?因為一般港人的感覺是那種恐怖的氛圍只有越來越沉重,從未消失,東豪兄為何有此本事撥開那隻黑手?

不誤判了嗎?

公開信提到《主場》結業的其中一個主因是收入問題,試問現在的情況有扭轉了嗎?新媒體的經營環境有比當時改善了嗎?還是《best pencil》會有新經營模式?否則何以蔡東豪覺得現在再辦新媒體會「有得攪」?

不悔疚了嗎?

蔡東豪說過對不起同事、家人和讀者,沒錯你是,棄兵曳甲要吃回頭草,要有極厚的臉皮,也應該有敢於承擔指責的勇氣,清楚交代《主場》結束的來龍去脈,即使是假的故事,你也得編出來,否則誠信破產了一次,一眾寫手、讀者,如何再給予《best pencil》信心呢?

當然,就算你不解釋,香港人還是會原諒你,再次給你一個溫暖的懷抱,畢竟他們對葉劉、民主黨、左膠等等也是這樣做的,多你一個唔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