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統一與分裂 中國歷史的啟示

作者:葛劍雄

朝貢體系

朝貢有三種情況。

1. 真朝貢,我當你小弟,孝敬大哥。作者指出,儘管朝貢為皇帝帶來不少虛榮感,賞賜卻往往比朝貢貴重,故得貢本身不是收益。日本、朝鮮與越南都當過中國的納貢國;王力雄在天葬中寫到,西藏也曾是納貢國。

2. 外商與遊牧民族以進貢為名,行通商之實。

「歷來中原王朝的統治者都以世界中心自居,認為中國是世上最富足的國家,無所不有,不必依靠外人,所以一貫不重視對外貿易和經濟活動。如果統治者公開購買外來物品,既有損於自己至高無上的尊嚴,也將受到恪守儒家信念的臣子和讀書人的批評。」「對遠道而來貢獻的臣民,一則為了嘉勉他們的忠誠,二則為了顯示天朝物力的富厚,是從不計較經濟利益的。有時甚至「恣其所欲」,打開倉廟,聽憑挑選。」

這不是做生意,而是捕水魚吧?中國歷史上有時完全沒有對外貿易的計錄,「貢使」卻不絕於道。某些國家甚至太愛進貢,天朝反倒得規定進貢次數上限呢。

話說回頭,昔日中國是名義上叫你朝貢,實質上是通商,結果是給你好處;現在中国則是名義上給你好處,實質上是通商,結果是怎樣……就自由心證了。

3. 中國統治者的一相情願:對方以平等身份派外交使節或貿易代表,中原王朝卻非將之稱為朝貢,甚至在翻譯公文時翻出中國特色,篡改條約含義,維持天朝大國的尊嚴。

例如乾隆年間,邏羅(泰國)來朝,使節帶來表文:「念及與北京朝廷之邦交…….循舊例前來進貢於大清國皇帝陛下。」廣州總督著手翻譯:「邏羅國長臣鄭昭,誠惶誠恐,稭首頓首,謹奏請大清國大皇帝陛下。」

鴉片戰爭前,幾乎所有國家使節來朝,都一貫被稱為朝貢。大英帝國、俄羅斯、意大利、孟加拉、木骨都沙(今索馬里一帶)也曾是中國眼中歸順的外夷。1793年,英王喬治三世派使George Macartney來華,到了史官筆下,變成「英夷」不遠萬里來效忠輸誠,儘管他不識大體提出不合常規的要求,但經過「嚴加駁訴」,便恭順遵奉了。作者評論:「所幸乾隆早死了幾十年,沒有親眼目睹以後英國國王用槍炮表示的恭順,和愛新覺羅子孫用國土和主權所作的一次次賞賜。」

作者結論:中國記錄中,前來納貢的國家無數,但究竟是誠心稱臣,還是趁機揩油,還是如同英國般「被入貢」,就不得而知了。如果我們依照當年的入貢名單,追尋所有入貢國當初拜訪中國的文字紀錄,還原雙方說法,恐怕中國的實際勢力範圍得大修一次呢。

中華帝國殖民史

基本上手段與西方差不多,就是以武力征服當地居民,再派遣移民同化當地人。有時甚至將佔領地的非漢人迫遷至中原地區。

漢武帝曾將今淅江南部和福建的越人全部遷到江淮之間,唐朝前期也曾將數十萬高麗人遷至內地,其後再不見這數十萬人的記載。「漢族開拓者與當地原居民的衝突從未停止過,官府對少數民族的鎮壓也一直在進行,只是一般不見於史書記載。以湖南為例,直到清朝後期,官兵還在不斷征剿苗民,使苗族人口大量減少。」

曾消失的民族包括東越、閩越、東甌。他們被迫遷時往往只留下一片棄地,如漢武帝將越人遷出後,「其地遂虛」。

當然,也有殖民失敗的例子:今越南中北部曾為中原領土,但漢族移民不多,當地居民數量佔優,加上民族意識強烈,最終脫離中原王朝獨立。(越南自古以來(ry)

有一點倒不是帝國有意為之的:由於漢人文化較先進,不少少數民族的上層人物取得一定地位後,均請來文人修族譜家傳,編造自己祖先出身漢族的歷史。

參見:
練乙錚:舉目都是憂患 四顧都是敵人

王康:中國有向帝國轉型的可能性

被殖民與被統治是不同的

星洲人眼下的中國 天朝思維惹鄰邦猜疑//美國學者Ross Terrill在其著作The New Chinese Empire:And What It Means For The United States中描繪「北京至今仍然沒有放棄『我尊他卑』的文化」,以及「新中帝」的中國形象//

//史書美(Shu-mei Shih)提到中國殖民邊陲地區如新彊、西藏,即有中國大陸聽眾對此說法表示質疑不太恰當,認為中國內部不同民族皆自願 與主動漢化,變成多元一體的文化格局。史書美當時的回應是:什麼叫做「漢化」,或誰決定怎樣「漢化」,背後不無政治操作的身影,就如何謂「正統語言」的背後同樣涉及權力操作。//

//一般人只相信「近代中國淪為受害者」的民族主義史觀論述,而漠視清朝乃是18世紀對亞洲內陸大片土地進行殖民侵略與統治的帝國,其中殖民手法包括「軍事鎮壓、經濟統治、宗教同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