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這個詞語永遠有其獨特的魅力,可以吸引到一班人千里迢迢到那麼探秘。香港的山區本身也有很多廢墟,當中比較出名的有鎖羅盆和達德學校,因為筆者有行山露營的習慣,所以偶爾也會經過那些地方,順便探險一番。為什麼人們會喜歡到「廢墟」探秘呢?

筆者相信有部份人真的想感受「廢墟」的寧靜和那種被世界遺棄的美,但其實大部份人,容許筆者在這裡借用一下弗洛伊德的說話,是受到「死之本能」所驅使。我們心底裡其實都渴望會在「廢墟」中找到一些害怕的事物寺改變我們的人生,可能是鬼怪,又可能是殺人犯。但有時候筆者心想,如果我們真的在「廢墟」發現一些邪惡的存在時,那會發生什麼事來呢?

以下是一篇結合了「迪士尼」和「廢墟」的恐怖故事,希望大家好好欣賞啦︰

我相信各位網民有聽聞過迪士尼「鬼城」的都市傳聞。

都市傳聞的內容大約如下:迪士尼曾經計劃在某地方興建主題樂園,甚至連地皮也買了下來。但在樂園興建後,因為某些神秘的原因,而被逼關閉了樂園,而樂園在不久後也成為了「鬼城」。據悉,迪士尼的「鬼城」不止一個,而且還分布在世界各地。例如在巴拿馬海灣,迪士尼公司曾經在那裡花了3億美元興建一個叫「金銀島」的主題樂園,讓一些有錢人乘船到那裡渡過奢華的假期。但最後因為某些原因,迪士尼公司毅然放棄了這個島,而這個島也成為了一個人跡稀至的「鬼島」。

迪士尼公司對外宣稱是因為水質太差,泥水太多,弄得船隻不能正常運行。還有當地工人薪金要求太高,而且他們態度惡劣,不時拖慢工程進度,所以決定把渡假島關閉。

但我可以對你們說,這些所謂的「官方解釋」通通都是假的。

真正的原因不在於沙子、也不在於工人的態度,這些都只不過是瞎瓣出來的籍口罷了。真正的原因是一些更驚人、更恐怖的事
情。你們可能會好奇為什麼我會如此偏執地堅信呢?

全因為我一次在「毛克利宮殿(Mowglis Place)」的可怕經歷。

唯恐大家不清楚,容許我先和大家介紹一下誰是毛克利。毛克利是一套80年代迪士尼卡通「叢林奇譚(又譯︰森林王子)」的男主角。電影的內容講述一個被雙親遺棄在熱帶雨林的男孩,從小由狼群養大,長大和猛獸搏鬥的冒險故事。

the-jungle-book-img

太約在90年代初,迪士尼計劃在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的海灘興建一個叫「毛克利宮殿(Mowglis Place)」的主題樂園。而樂園的設計大家可想而知,一個以模仿熱帶雨林的大型渡假村。

由「毛克利的宮殿」開始興建時,各式各樣的麻煩便像幽魂般一樣接踵而來。例如在買地皮時,原本的地皮其實是屬於政府的公地來的,計劃在那裡興建住宅區和高速公路給當地的原住民。但迪士尼卻和政府進行台底交易,用高價強行把公地變為私地,一晚之間地政計劃書內「居民、住宅」等字眼全都變成了「米老鼠、渡假村」。所有進行到一半的住宅興建計劃都被逼停下來,留下空蕩蕩的屋架和只有一半的天橋。

知道了事情的原住民都被氣得怒氣衝天,在那條被他們稱為「米老鼠公路」示威。迪士尼公司有見及此,立即派了一班西裝友和當地的原住民舉行了城鎮會議,企圖說服他們這個渡假村可以為他們帶來多少厚厚的鈔票。他們向那些原住民展示了渡假村藍圖裡那些色彩繽紛的圖書,富麗堂皇的印度宮殿,被充滿神秘氣息的熱帶雨林包圍住,男女侍應都穿上民族服裝…其實那些西裝友的表達技巧很高、很引人入勝。

但可惜他們的聽眾是出名「排外」的南部原住民。

那些印度神殿、叢林、民族服裝等等反而成為會議的導火線,那些原住民的怒火像火山般一發不可收拾,噓聲咒罵聲不絕於耳。其中一個男人像鬥牛般衝了上台,用膝蓋把一塊展示板屈折成兩件。在場的幾個保安見狀立即撲上,在那個男人有進一步行動前,把他制服在地上。

城鎮會議(或者公關show)失敗收場後,迪士尼公司決定來硬的。它們派了一整隊建築工人,強行把興建到一半的平房和公路拆下來,再派大批保安駐守,誓要那些原住民毫無反抗的能力。當地一些報紙和電台起初都群起譴責迪士尼如此粗暴的行為,但迪士尼很快利用自身在傳媒的影響力,叫他們一一閉嘴。

當工程完成後,「毛克利宮殿」便被人龍和車輛包圍,場面一片熱鬧,但在幾年後…

迪士尼卻突然宣佈把「毛克利宮殿」永久地關閉起來。

沒有人知道迪士尼公司他媽的在想什麼,為什麼要驀然把一個如此受歡迎的主題樂園關閉起來。甚至那些當初反對迪士尼的原住民,聽到樂園關閉的消息後,也感到茫然不解。

而然,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巴拿馬的「金銀島」

老實說,我以前一直都沒有留意「金銀島」和「毛克利宮殿」的存在。直至幾星期前,我在在網上看到一篇博客,內容是講述那名作者和朋友偷偷潛入「金銀島」的瘋狂經歷,他們發現整個島幾乎是「完整無缺」,樂園所有的設施、用具、服飾等等都完好地放在樂園內,好像樂園是在匆忙的情況下被人遺棄。除此之外,他們還遇上迪士尼遺棄在那裡的一大埋野生動物,當中包括蟒蛇和鯊魚。

那時候,我才開始留意一些關於被迪士尼棄置的樂園或渡假村的文章。我最先注意到的是「毛克利宮殿」,因為它離我的家鄉最近,大約只有4小時路程。我開始想如果我也來寫一篇關於「毛克利宮殿」的文章呢?聽起來是個很酷的提議。我可以來一場「城市探索」大冒險,闖入廢墟已久的拍照和探險,再拿一些戰利品回來,這樣應該可以為我的博客吸引不少讀者。

但當我開始做資料搜集時,才發現原來這條路是多麼困難重重。首是,在迪士尼官網找不到任何「毛克利宮殿」相關的資料,這一點也不出奇。但最奇怪的地方是,我翻遍整個Google也找不到半篇提到「毛克利宮殿」的文章、報紙或博客!那時我真的感到大惑不解。

我知道有部份公司(特別那些有權勢的大公司)會要求Google刪除一些對他們不利的搜尋結果,但為什麼迪士尼公司要如此封殺一個已經成為陳年歷史的棄置樂園呢?這個被遺棄的樂園究竟隱藏住什麼可怕的威脅,以致迪士尼要把它封殺得一滴不漏?

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我唯有找一些80、90年代的報紙、雜誌和信件。看看有沒有留下一些「毛克利宮殿」的宣傳單張和海報。因為我有印象在小孩時,曾經收過一些「毛克利宮殿」的宣傳單張和地圖。如果我能找回那由單張和地圖,便可以知道「毛克利宮殿」的實際位置。

最後,我終於在兒時儲存的漫畫堆中,找到一張「毛克利宮殿」的宣傳單張。天啊,至少證明了「毛克利宮殿」不是我幻想出來啦。

在發現地圖數天後,我便決定獨自駕車到地圖上指示的位置,深入這座神秘的廢棄樂園。經過數小時的車程,車旁的景色開始由高樓大廈變成平原和森林。樂園周圍數英里的地方都是一大遍樹茂林密的叢林。直到現在,那裡的生態環境也讓我留下深刻印象,深綠大葉的熱帶植物和高幼偏黃的本土植物糾纏在一起,形成一幅美麗而奇怪的畫像。

經過一個小時折騰的車程後,我終於來到樂園的大門。樂園的大門有4層樓那麼高,由深棕色的實心木打造而成,門上佈滿由啄木鳥和松鼠挖出來密密麻麻的坑洞,仿單這裡是某古文明的入口,而不再是現代化的美國。門上被人用黑色的油漆塗上了「被迪士尼遺棄(Abandoned by Disney)」三隻大字,那些字的字跡厲行,可見寫此字的人當時內心是多麼的憤怒!

厚重的大門只留下一小條狹隘,勉強只可讓一個人穿過去的闊度。我只好把車留在大門外,拿走那張地圖和相機,徒步走入這座神秘而詭異的樂園裡。

樂園裡頭的植物和外面一樣茂盛,密密麻麻的棕櫚樹霸佔了原本寬闊的大道,路旁兩邊長滿了野花和黑蘑菇。大街上佈滿了由樹上跌下來的椰子和香蕉,那些早已腐爛的果實散發出陣陣臭烘烘的乙烯味。路旁那些原本是露天酒吧和攤位的地方,在經過多年風吹雨打下,現今也只剩下一堆爛木。

我慢慢走近位於樂園正中央的城堡,也就是之前提及的那座印度宮殿。那座宮殿出奇地保留得非常好,牆壁保留原有的白色,沒有油漆剝離下來。但可惜宮殿的前門被人用重重鉸鏈鎖上,我只好由側門進入。順帶一提,宮殿的前門也被人用黑油寫上「被迪士尼遺棄」,由筆跡推斷應該是同一人所為。

宮殿裡頭空蕩得很,我滿心期待的雕像、收款機、甚至是流浪漢等等,一樣也沒有。白色的大廳只剩下一些笨重得不能搬走的物品,如櫃檯,桌子和假樹。空洞的宮殿變成一個巨大的回音室,我每走一小步,每一下呼吸都會發出響亮的回音。

我走遍了整座宮殿,走入過廁所和廚房,發現那裡除了污水和像尿酸般的臭味外,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更不用說詭異的事情啦。但當我在一條條長得不見盡頭的走廊慢步時,我旁邊一間客房突然傳出一陣陰森的對話聲:

A:「我真的不敢相信!」
B:(低聲咕嚕)
A:「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B:「你的爸爸親口對我說。」
A:(低沉的哭泣聲)

我呆若木雞地站在房間外,沒有勇氣進去客房。我那時候害怕的不是鬼怪,而是擔心裡頭的人是什麼毒販或者殺人犯。如果給他們發現,他們真的會把我即場處決,棄屍荒野。我立即頭也不回,用碎步急速地跑去,逃離宮殿。

一會兒後,我頹然地坐在宮殿外,心情稍為平伏下來,努力說服自己剛才那些只不過是心理作用罷了。我開始躊躇沒有拍到什麼好的照片來寫我的博客,這豈不是白走了一趟?我馬上由褲袋拿出那張黃舊的宣傳單張,查閱上面的地圖,看看還有沒有什麼看似有趣的地方可以去。

就在這個時候,我暼到在宮殿附近的暗角有一道樓梯。那道樓梯很不明顯,如果不是在我坐的位置,根本不會看到它。在好奇心驅使下,我決定上前看一看。

樓梯是連去樂園的地下層,應該通往機房或者員工休息室。被樹木遮蔽的陽光不能到達這裡,顯得整段樓梯陰陰沈沈,深不見底似的。那些熱帶雜草並沒有蔓延到這裡,階級只積蓄了厚厚的灰塵。在樓梯出口的左邊牆壁也有那個奇怪的標誌:「被迪士尼遺棄」

但這次卻是用血紅色的墨水。

我打開相機的閃光燈,照向樓梯的盡頭。樓梯的盡頭是一道鏽跡斑駁的鐵門,鐵門被人用掛鎖鎖上,門上掛了塊破爛的木板寫著:「只有吉祥物才可進入,多謝﹗」

像發現藏在雪櫃頂的糖果盒的孩子般,我的好奇心被挑起來。首先,門上的鎖還是完整無缺,證明在樂園關閉後,就再沒有人打開過。第二,既然那是吉祥物房間,裡頭應該剩下不少卡通人物服裝,而且是又破爛又古舊那種﹗這絕對可成為我博客上的封面照片,我甚至還可以在那裡拿一兩件戰利品。為什麼不可?反正這裡的東西都是「被遺棄」。

二十多年的光陰已經把掛鎖侵蝕成廢紙般脆弱,使我可以不廢吹灰之力便把它由門上折下來。當我推開鐵門時,淡淡的綠光立即由門縫滲出來,映照出一間小巧的辦公室。對比空蕩蕩的宮殿,這間吉祥物的辦公室「保養」得出奇地好,很多東西還在房間內,如推翻在地上的椅子、散落在桌上的考勤卡、鏡頭破了的電視、開了一半的罐頭、褪色的螢光燈等等。但這種凌亂,卻有種說不出的詭異,就好像…

人們當初是在極度恐慌的情況下逃離這間房間般。

我當時沒有想太多,好奇心已經佔領我的腦袋,我只想發掘更多有趣的事情,對於隱藏在裡頭的危險渾然不知。我發現房間的另一邊還有另一道木門。我打開木門,發現是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上還有數不盡的木門。原來先前的房間只不過是地牢的一小部份罷了!

這裡的氣氛比之前的地方更加詭異,更加陰森,甚至有種寒氣逼人的感覺。照相機的燈光仿佛敵不過這裡的黑暗,忽明忽暗。走廊像迷宮般錯綜複雜,九彎十八拐,不時走到死路。除此之外,這裡的房間的情況比先前的更加混亂,很多木家具都被打成粉碎,仿佛曾經進行過激烈的打鬥。

最後,我在走廊的盡頭來到一道黃黑間條的大門,門板上面寫住「CHARACTER PREP 1」,應該是擺放卡通人物服飾的地方。

當時,有一股說不出的魔力逼使我打開這道門。但當我嘗試打開時,卻發現門由裡頭緊緊鎖上。我不甘心,猛搖那道木門,嘗試用蠻力把門推開,但這道看似脆弱不堪的木門仍然紋風不動。

當我已經筋疲力盡,正想轉身走人之際,那道神秘的木門卻突然發出清脆的咔一聲,然後緩緩打開。

房間內漆黑一片,不是那種沒有燈光的黑,而是一重更純粹,更可怕的黑暗,相機的閃光燈根本不夠用。我嘗試在門邊的牆壁亂抓,看看有沒有燈光開關掣,但一無所獲。

突然,房間突然傳出強大電流流經時的吱吱聲,天花板所有的燈泡突然同一時間亮起來,亮得仿佛要爆炸般,我連忙摀住雙眼。但很快那些燈泡又暗淡起來,之後一直維持忽明忽暗的狀態。

當我的眼睛恢復視力時,我被眼前的景象嚇得猛虎一顫,胃子像挨了一拳住後縮。因為房間的環境實在…太過恐怖,太過詭異了。

整個房間像大屠殺的現場般,熟悉的卡通人物,如唐老鴨、米妮、高飛狗等等,數以十計像死刑犯般被吊在天花板上,發出腐屍般的臭味。身上原本色彩繽紛的衣服早已被蟲侵蝕得破爛不堪,七孔八洞的手腳軟弱無力地垂下來,在半空中微微搖晃,仿佛是被吊了十多年的腐屍般。即使知道它們是服裝來,也不減眼前詭異的氣氛。

但最讓我不安的是房間的盡頭,那裡坐著一隻「米奇老鼠」。嚴格來說,那並不是一隻「米奇老鼠」,因為它的顏色好像出了什麼錯亂,原本黑的地方變了白,白的地方變了黑,而且那條鮮紅的褲子也換成慘藍色。它坐在房間盡頭,依靠住發黃的牆堅,剛好在那些「被吊死的公仔」的中心。它那雙早已腐爛的塑膠眼睛剛好盯著站在門口的我,使我不得不趕緊把視線移開。

我壓抑住內心的恐慌,用照相機把眼前的每一樣東西拍下來,心裡既興奮又害怕,眼前的畫面絕對可以使我一鳴驚人。我把那些吊起來的卡通人物,逐一由上而下,再由下而上影一遍。

我決定為其中一個吊起來的唐老鴨公仔來個大頭相。我兩手按在一個唐老鴨的太陽穴,小心翼翼地提起它的頭,以免撕碎那些破爛的布料。

突然,唐老鴨的頭顱裡發出巨大的喀嗒聲,有一堆未知的物品重重地壓在我的腳上,嚇得我像女人般尖叫起來。

我低頭一望,發現那堆物品竟然是一堆骷髏骨﹗一幅幾乎完整的人骨跌在我的腳上,一個枯黃的顱骨剛好和我四目交投,用那雙空洞的眼睛望著我。天啊,原來一直支撐住那些公仔的,竟然是貨真價實的人骨﹗

我嚇得把手上的唐老鴨的頭扔得老遠,好像它是全世界最污穢的物體。我實在再也忍不住不了,準備轉身拔腿走人,用最快速度離開這個鬼地方。

但當我走到門口時,身後卻傳出一陣喀嗒聲聲。

我連忙轉頭一看。發現不知什麼時候,那隻米奇老鼠站了起來。那雙腐爛的塑膠眼睛仍然緊盯著我,惡毒和狡猾的獰笑取代了它原本和善的笑容。我的腿被嚇得像果凍般軟了下來,嘴裡不斷重覆無意義的叫嚷:「不…不…不…」

我嘗試把眼前的駭人情景拍下來,但是…

相機已經壞了,畫面空白一片,鏡頭破碎。

「嘿,我是米奇老鼠啊﹗」它的聲音仍然是米奇老鼠那種輕快刺耳的語調,但此刻在我耳中卻像惡魔的呢喃「想不想看我的腦袋摘下來呢?」

它開始把自己的頭住上拉,它的笨拙肥大的手套圍繞它的脖子住上抓,不耐煩的動作讓人想起餓獅想由籠子掙扎出來。

當它頸子上布料開始撕裂時,深紅的鮮血和黃色的膿液由裂縫洶湧湧出,如瀑布般劃過它的身軀,蛙啦蛙啦打在地上…

之後是一連串骨肉分離的畫面。

我沒有勇氣再看下去,我用盡僅存的氣力轉身走人,連跑帶滾地逃離這個地獄般的地牢。臨走前,我暼到房間的上方有人用指甲,在牆壁上刻了3隻大字…

「被上帝遺棄( Abandoned by God)」

之後我就頭也不回,無命似的飛奔回到車輛上。直到現在,那隻類似米奇老鼠的怪物仍然在我腦海揮之不去。雖然整件「毛克利宮殿」事件,仍然有很多地方是搞不清楚,但有幾樣事情我可以肯定:

第一,迪士尼不想我們走進去。

第二,迪士尼也不想它走出來。

筆者按:對於故事裡的恐怖樂園「毛克利宮殿」是不是真的存在,在網上暫時找不到任何確實的證據。但是文章提到另一個被遺棄的樂園「金銀島」,卻是貨真價實。

迪士尼真的在十多年前,在巴哈馬買了一個價值三千萬美元的小島,準備興建一個渡假村。但最後因為受到原住民的驅逐和海水問題,而被逼告吹。

而那座「金銀島」也真的成為一個無人問津的「鬼島」。以下是一篇「金銀島」的真實遊記,大家有興趣可以看一看。

http://www.i-mockery.com/minimocks/disney-blu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