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決策香港未來(雖然都係建制派暗中玩哂)嘅人,理應係精英中嘅精英,有知識有良心。但係望望我地嘅議事廳,缺席率高過出席率嘅有,返到黎瞓教睇泳衣照嘅有,煩到比主席叫佢出少句聲嘅都有,更加不可不提嘅就係鍾樹根。如果要用一隻歌去形容佢就一定係《浮誇》,「似木頭似石頭的話得到注意嗎」,樹根深明此道,所以耐唔耐就講下粗口,再唔係用佢係外國幾間大學浸返黎嘅英文去話MTR行政總裁韋達誠,雖然我都唔知人地聽唔聽得明,仲有「I DON’T THINK SO囉」,會考即刻U你啦仲嘈。

到底樹根憑咩做到議員,只有民建聯先答到你。但當一個堂堂博士英文可能仲差過一個讀緊IVE嘅後生仔嘅時候,我覺得民建聯好應該考慮下報返個英語初階班比樹根議員補補,學下發音音節同埋拼音。佢話口音問題個個都有,都啱嘅「尖明」依類嘅英文可能都有啲香港人會讀錯,但身為電子商貿學士,香港電腦學會及香港互聯網專業人員協會會員,「單撈」即係犯法都講得出已經唔係大唔大意嘅問題,仲話協助審批業界資歷,難怪香港做IT慘過食屎。到底佢嘅學位係咪好似佢黨友琼姐咁買返黎?真係「GOD撈THAT」。

點都好,無論我地點恥笑佢,點睇死佢,覺得佢幾無能垃圾都好,佢今日仍然做緊議員,繼續(佢認為咁)做好自己嘅本份,亦敢於拎住唔知幾多錢嘅身家去話王維基得幾十億要收皮啦,睇怕我收埋屍都唔得掂。一個咁樣嘅奇才都敢經常出現係民眾嘅視線,多次語出驚人(或者我應該講語人驚出),我真係諗唔到仲有咩困難我地係香港係挨唔過去。第日望住眼前嘅一個個難題,想放棄嘅時候諗一諗樹根,你就會發現其實自己冇衰同放棄嘅藉口。「女點會溝唔到?收皮啦!」「買樓要一千萬?幾廿億都係小數目,收皮啦!」「你話我英文唔得?I DON’T THINK SO囉!收皮啦!」

「鍾樹根,你收皮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