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10808

我做夢都想不到居然有忍不住發文屌柒長毛的這一天。

明報報導,長毛在商台節目回顧整場運動,他表示:「運動沒有俗稱「大會」的管理委員會,較難發揮效用,削弱影響力,現在睇到係錯」。

首先,我必須重申一個事實,就是主權在民,尤其自稱為民主派的人士是必須承認這一點的。我不知道為何身為民選代議士的長毛會認為,市民必然要授權某些人在雨傘革命期間成立「大會」,成立大會與否,是市民的選擇,輪不到身為市民授權的代議士反過來教訓市民,是市民監督代議士,不是由代議士來監督市民。

市民給代議士的授權要收回就收回,沒有要先過問代議士的道理,道理上對運動的領導權也一樣,即使號稱由學生主導的雨傘革命,也非必定要交由學聯來領導。雨傘革命本就不只是學生,而是關係到香港政改前途的重要事件,是屬於全香港人的運動,學聯在這並沒有足夠而正式的代表性和授權,自然不能妄自成立大會。話雖然這樣說,事實上就是有人自我冊封成立金鐘大台,又老着臉皮成立了對內不對外的所謂糾察隊,埋下運動內部矛盾的禍根,結果果然引起部份民眾不滿,又令運動在話語權的爭奪戰中慢慢枯萎,這都是兩個月來有目共睹的事實。

至於為何有人(包括我)會反對成立大台,原因不外是對過往包攬社會運動的泛民系統(包括學聯,自稱左派的社運人士)的徹底不信任。市民並非沒給泛民系統機會,而是已經受夠了他們一次又一次攪精神勝利,追求光環大於成果,實際成績上一直交白卷。過往每次春秋二祭,六四晚會,反國教運動,香港電視事件等等社會運動都有「大會」,可是大會除了消費民意換成泛民選票就無甚作為。

雨傘革命本來就不是由大會主導生成,黃之峰企圖奪回公民廣場事敗被捕當晚,是市民自發上街聲援,佔領夏慤道,迫使警方發射摧淚彈驅趕,不料引來更大民意反彈,市民隨即自發佔領旺角,銅鑼灣,廣東道,實行圍魏救趙,打散警方兵力,分拆抗爭成本,「928」當晚市民變身成抗爭者,亦見證了他們的行動力,獨立判斷能力,金鐘中環亂中有序,抗爭者各施其職,拍片、救傷、傳遞物資等等,都沒有也不需要大會來指揮,反而後來自稱大會的學聯三子呼籲徹退,抗爭者卻選擇堅守到底,更見決心。

長毛在字裡行間把運動失敗的責任怪到反對成立大會的人頭上,可是抗爭者早已證明自己的能力,說抗爭者需要大會來管理,本身就有否認抗爭者自主意識的意思,反映出長毛對民眾能力的不信任。

政客沒有不信任民眾的資格,反倒應以從不反省自己為何日漸失去民眾支持為恥,不作反省,反而企圖又把責任推回民眾身上,只有更加可恥!失去信任民眾的能力,又談何以大會身份領導民眾?

尤記得當年五區公投,社民連豪言狀語說要把政制發展權還給人民,今天卻說要把運動控制權掌握於大會手中,前後不過五年許,思維老化退化如此,枉稱進步民主派!更枉稱托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