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清場,臉書大量自慰口號湧現,就我所見以潘小濤最落力,很難得有一位公眾人物的臉書,可以每一個近況都在打飛機。

打飛機誰不懂?但「清得了場,清不走人心」之類的口號式自慰,略嫌不夠痛快,既然要打,不如打到盡。

雨傘革命從短期來看當然是失敗,但長期來說我很樂觀,香港的真民主,或許很快就可以到來。

掙脫港式抗爭樽頸位

雨傘革命超越了過往三十年由泛民政黨主導,徒具形式的演藝型抗爭,轉為實際抗爭。群眾不再滿足於默默遊行,乖乖跟著泛民領袖叫口號,走到終點自行解散。當政權對這些和平表達方式置諸不理,換來的自然是日趨激烈的抗爭。

過往港人有兩大抗爭心魔,一是害怕踩界,我們遊行時,連把垃圾留在街上都感到羞恥,更不要說是公民抗命,跑出馬路佔領。二是以工作為先,只能在工餘抽空出席社運,晚了就歸家睡覺,預備明早的工作。

雨傘革命是香港九七淪陷後首次具有真正公民抗命意味的運動,香港人第一次明知所作所為違法,但為更高理想犧牲小我抗爭,9月28日踏出金鐘馬路不止是港人的一小步,也是香港民主奮鬥史的重要一大步。

雖然很多參與佔領的市民仍然維持白天上班,晚上才到場支持的「兼職社運」,然而也有不少義士連本身的工作都辭掉,全情投入運動,這種進步可說是難能可貴。而且今次運動的主力是學生,他們也為此犧牲了不少上課學習的時間投入運動中,故此運動可以延續七十五天的壽命,以社運的規律來說,已是韌性甚強。

群眾抗爭的形式也不斷推陳出新,別出心裁。從金鐘以眼罩雨傘擋胡椒噴霧、場內種種藝術展品發揮創意、職安真漢子的搭棚建路障、唱生日歌退敵法,到旺角勇武戴頭盔擋警棍、以鏡陣映照黑警模樣,乃至被清場後的鳩嗚行動等等,可見群眾的抗爭意識隨著政府的打壓而有飛躍性的提升,以遊戲來比喻,就有如等級為1的菜鳥在短時間內就練成等級40的老手,雖然離等級100的高手尚有距離,但這種進化是以前我們想都不敢想像的。再以這兩個多月的多元化抗爭對比過去三十年泛民那些一成不變的老土招數,我們足以自豪有餘。

突破了樽頸,禁忌少了,我們就可以向更寬闊的世界走。下一個心魔就是「打不還手」,有人說要堅持非暴力精神,才能得到市民同情支持;有人說不能陷於囚徒困境,讓警賊毫無代價地施暴。選擇那條路不要緊,思考「應不應該打不還手」本身,已經是一種進步,我們已經從過往唯唯諾諾,任憑「大台」差遣的士卒,進化成獨立思考的戰士。

認清政棍真面目

佔領的這七十五天,有如一面照妖鏡,將自稱泛民主派的那一干政客的嘴臉表露無遺,我們可以看到,他們在這段時期最著緊的不是運動能否成功,是否爭取到公民提名,而是他們的選票能否增加,2016年的立法會議席能否保住。

他們一開始,就想建立大會,築起大台,以便他們輪流上台吸引鎂光燈,將自己裝扮成民主運動的領袖,雖然初期受民眾反對未能成功,然而在運動後期,士氣下降的情況下,終究在所謂的「雨傘廣場」建立大台,成功騎劫雨傘革命,最後膠化成嘉年華式離別晚會,瓦解抗爭鬥志。

在雨傘革命期間,國際媒體關注香港情況,他們憑反對派議員的身份得到眾多外媒的訪問,一天到晚沾沾自喜地以英語高談闊論,尤以劉慧卿那副久旱逢甘露的嘴臉最令人作嘔。然而他們對這場運動的貢獻到底有多大,參與過的市民心知肚明。

七十五天期間,泛民議員喊得最多的詞語,不是「堅持」,而是「撤退」。在沒有得到任何成果的情況下,不論是內部會議還是在媒體訪問中,為什麼要一直在鼓吹人民撤退?原因不言而喻,他們的成果早已得到,就是光環與鎂光燈,至於香港人有沒有提名權,who cares?最重要的是我有議席。

即使在立法會內,泛民也沒有做好他們的本分,信誓旦旦的議會不合作運動消失無蹤,無人追究,而他們坐等光環,下次選舉再拿著出來撈選票,再當選,再出賣人民,然後再競逐連任,沒完沒了。

看到這裡相信你又要說我偏激和分化了,我講的你不信,你自己看學聯五子之一羅冠聰在金鐘清場後的一段話:「昨役深深感受到,有些人是『在最後一刻留守』而非『留守到最後一刻』。」說的是那些人相信昭然若揭,過去七十多天不出現,在最後一天異常高調坐在大街上大合照,甚至將所謂「等候被拘捕名單」貼上臉書,惟恐大眾不知道他們在抗爭,要將他們的大名,像電影片尾的名單一樣列出來,這些人的無恥程度已經能與民建聯並駕齊驅。

有些朋友雖然醒覺了,認清了以民主黨為首的販民主派的真面目,但仍然時常陷於一個兩難地步:只有民建聯和民主黨的候選人選擇,兩者都是建制派,最後還不是又要含淚投給民主黨?我不會要你們投給民建聯,這樣是愚不可及,但請放心,覺醒的人民越多,對真正民主派的需求也會越來越高,有年青網民自發組織參與2016區議會就是一個開始,不管這個計劃成功與否,民主黨只會一天天壞下去,真正的民主派會一天天好起來,取而代之,當真正代表人民聲音的代議士,在議會內進行真正的議會抗爭,裡應外合,才會給予政權最大的壓力。

時間始終站在我們這邊

其實,這一段只是抄襲黃之鋒的論點。

誠然,現在的雨傘革命,未能得到中老年既得利益階層的支持,但三十歲以下的階層卻有八成人支持雨傘革命,這些人是未來香港的主人,港共政權亡羊補牢,欲刪減通識科,想以網絡廿三條壓抑互聯網的啟蒙功能,就是不想這股思潮繼續下去。然而,民主潮流勢不可擋,除非港府敢將整套中國的網絡防火長城搬來,否則資訊日益流通的新世代,根本不是腦袋還停留在六十年代,以為開開舞會便能敷洐年輕人的那些老屎忽所能抵擋,終有一日年輕人會成長,成為這個城市的中流砥柱,屆時民主不再是要不要給的問題,而是必需。

當然,我們也不能盲目樂觀,以上的趨勢共產黨不會察覺不到,他們既然已失去香港整整一代的民心,解決方法就是:以中國那「馴化的一代」來將我們溝淡。這也是梁振英呼籲香港青年離開,而同時又聲言要引入中國專才的真正原因。中國的殖民工程將會加速,本土抗爭也必定越演越烈,我們不能鬆懈。

筆者很喜歡看的一套電影《讓子彈飛》中的一句台詞:「讓子彈飛一會兒」,子彈發出了,卻不見打中,是不是射歪了?不,只是那顆子彈,要給它一點時間去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