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以政治派系來說,雨傘革命的最大贏家是摒棄道德光環感召、主張實際行動的本土派。以我朋輩爲例,很多本身是和理非出身的同輩朋友,運動後離棄了傳統社運派、泛民主派,立場改爲進步民主或親本土。他們不少是親身經歷了旺角龍和之役的,明白盲目的和理非已經失效,不再相信光環感召的手段,逐漸萌生進步的抗爭想法。雨傘革命在於政改的成效可商榷,但在人心上的顛覆,在行動上的磨練,最爲顯著。這比起甚麼深耕細作、喚醒港豬,更見成果。

以我在雨傘革命認識的醒覺青年,他們不同以往的部份青年本土派支持者。以往本土派支持者給人的印象,多是盲目仇恨中國、論述粗糙、行動流於發泄。當然需要強調,這是部份本土派支持者而已,但印象就是如此。以往的本土思想即使有理論支撐,但網絡的資訊片面而不深入,結果吸納一批很勇武、很熱血,卻缺乏思辨和學理基礎的街頭抗爭少年。缺乏學理基礎、缺乏內省的本土主義和勇武行動,很容易墮入民粹和盲目暴力。然而,雨傘革命不再是空口講白話,而是令少年人從行動中體會現狀的不堪,在運動過程中滋生新的想法。爲甚麼要坐下等拉?要不要遵從禁制令?應否衝擊政府建築物?何謂合理地還拖呢?這種從一個小公民社會(佔領地)滋長的良性思考而非盲目批評,對本土派來說,正是補充了不足處。

七十五日的運動、各個佔領地、諸多的戰友,則爲有志的少年,提供了思想衝擊、瘋狂討論、沉澱思考、實戰攻防的經驗。佔領地宛如一個小社區,對着不同黨派錯綜複雜的關係,對着駐守的大小人物,對着意料之外的突發情況,也是鍛鍊政治意識(political consciousness)的好機會。故此,經歷過雨傘革命的一代,即使無法對運動中的事件得出明確結論,其思維必定更趨成熟,其口才和行動經驗必定有所增進。

今時今日中三至中六的一代中學生,是思想尚在發育,基礎知識有待增強,未具備成熟政治見識的一群,故此雨傘革命中的經歷,對這一代的成長路有着徹底的影響。而本土思潮、香港人身份認同、摒棄和理非等觀念,在雨傘革命後已經深深植根在這代人心中。這種年青人切切實實的醒覺,他們無法泯滅的群眾運動經驗,才是今次運動的最大收穫。

今日我們批評學聯的策略進退失據,他們的意識形態和行動在進取保守間游走不定,處處受制於人。他日當黃雨傘下成長的一代中學生,步進大學之門,取代傳統社運派系,革除大中華陳腐觀念,發揚本土思想的火種,拱起民主運動的大樑,大專層面知識份子的代表權由本土派掌握,指日可待。

本土思潮要成爲主流,不能流於街頭抗爭,亦需要學理的研究,及知識階層的推動。我在此勉勵曾與我共同作戰的少年人:這是努力讀書,摘星入U,上莊抗共掃膠的年代。三年後,大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