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理非必勝定勇武抗爭必勝?
文場必勝定武場必勝?
用左腦必勝定右腦必勝?

即係咁,如果有人同我講「你一定要跟我咁做,你個做法一定唔得」,我一定係暗鬧「x你喇,衰咗你賠得起呀?」(心情唔好明鬧)。正如好多人話「我為你好,你一定要跟我咁做」其實係想證明自己啱多過想做到件事,大家要記住今次關乎香港存亡而唔係意氣之爭我地無一個賠得起,你敢唔敢講完全跟你果套就一定得?

全次佔領事件以至公民覺醒並非單向線性發展,因為唔係睇緊 cctvb 劇,全個事件背後係多年黎有好多事同時發生之後由雙學攻佔公民廣場開始引爆,當中有唔少人播過種包括學校教師(例如通識)以至本土派等等,有邊個夠膽話跟晒佢果套可以做到依一連串後果?今日公民醒覺雖然唔係大多數,不過係三十歲樓下年齡層係8成以上支持,對今後香港發展必然影響深遠。有人可以抹殺之前嘅人所做過嘅野嗎?

最近發生咗和理非與勇武支持者爭拗,爭拗情況我大至上可以總結為:

  •  武力抗爭一提出和理非即割席或譴責,甚至鳩嗚都被認為一種暴力要叫停(不過都有人話鳩嗚係膠)
  • 和理非做任何野同唔做野都俾勇武派話膠同縮沙

其實係咪想鬧到唔同意見嘅人要停甚至跟足你果套連不同聲音都唔容許先得呢?

反觀以往好多成功抗爭國家,例如南非和印度等都係和平與武力多線發展,甚少見到一面倒嘅抗爭成功,而今次香港用咗和理非為主體嘅抗爭亦見有很不足之處,就如匿名者之前所言,因為人數非壓倒勝,要用和平方法進攻好困難,龍和道一役係一個明顯例子,幾十個警察已經能夠阻到幾百人,反觀防守亦然,當日旺角黑夜睇到黑社會攻擊學生係人數不足下都唔還手真係睇到我想喊,所以勇武力量係現階段係有直接需要。

至於堅持和理非可唔可以感動人以至抗爭成功我就唔敢講,正如當日我估唔到和理非可以感動到咁多人(比起原本佔中),他日話唔定可以再創奇跡,係大家都係未知之數果陣,雞蛋都係放多係幾個藍好啲,而且有樣嘢係好重要就係留舊客嘅成本比起要大量宣傳去吸引新客嘅成本低好多,所以留舊客(參與者)係非常緊要,尤其係現階段新加入嘅人唔見得多,如果失埋舊參與者真係損失慘重,勇武派係咪咁肯定依個時候停咗和理非參與者就會投向勇武派(尤其係香港人被教育"和平"咁多年)?係依一刻嘅現實環境和理非繼續進行起碼會保住一班參與者。

兩派既然現時未能成「同路人」就倒不如先分道揚鑣,停止去阻止對方行動,各自探索去向,與其勞氣去鬧對方,不如先好好檢討自己先會有改進,講白啲如史兄講:it’s too easy to point the finger. (鬧/賴人就易),鬧人其實係無問題,如果對方真係唔啱鬧得言之有理其實係好事。

仲有係抗爭路線唔一定只有勇武開拖或者和理非,還可以係用腦或用情(依個我唔多識,應該有依啲高人)等等。

題外話:有樣野值得留意嘅係和理派嘅轉變,雙學甚至戴耀延雖然割席但已停止阻止武力,而雙學仲同泛民都割埋席(學聯五子之一羅冠聰:「有人最後一刻先留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