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35067026499_708_m

 

書名:統一與分裂 中國歷史的啟示

作者:葛劍雄

 

統一的好處

1. 和平真好:非邊疆地區不受戰禍影響;軍費開銷也較小。不可忽視戰亂對文化的打擊,如西晉末、十六國、五代時期。

2. Economies of Scale:統一政權有能力在國內織起龐大的商業網絡,作手工業通商用。政權統一也利於進行大型工程,如興建黃河長江大堤。(作者同時指出,有些大型項目以服務朝廷為主要目的,如京杭大運河的建造目的是漕運,民用較小,對農業甚至有害無益。)

*漕運:漕運,從內陸河流和海路運送官糧到朝廷和運送軍糧到軍區的系統,包括開發運河、製造船隻、徵收官糧及軍糧等。


 

統一的壞處

1. Diseconomies of Scale
行政效率較低。中國歷史中地方官權限較低,加上禮儀制度繁瑣,不少公文均是毫無意義的官樣文章和歌功頌德,突發事件層層上傳,命令再層層下達,就跟玩故事接龍遊戲一樣,最後己失去意義。

2. 公器私用

缺乏分權體制下,沒有人能阻止皇帝以國家資源服務個人。當然,即使是割據政權,也同樣免不了豪奢習性;然而作者認為,由於他們不敢自稱「真命天子」,揮霍起來始終有所顧忌,不像大一統的皇帝那樣大手大腳。

純為私益的開銷包括:

官殿陵墓:泰始皇修陵墓與阿房官的人力比長城還大,西漢朝廷每年收入的1/3用於修築皇帝陵墓。

賞賜,對朝貢的回禮:以巨額賞賜換取對方的歸順,不考慮國家的實質利益。有些軍事處於劣勢者為了維持名義上的至尊地位,不惜答應條件苛刻的賞賜,不怕割地賠款,卻在禮儀枝節上斤斤計較。

炫耀:漢武帝派往外國的使者在市集上到處灑錢。隋煬帝在外國使者到訪前下令把絲綢披懸在樹上當裝飾,以證明絲綢在中國多得無處可用;還帶他們大吃大喝,在他們付帳時截止他們,告訴他們「在我們這裹吃喝向來不用錢」。

作者結論:「由於統一政權一般地大物博,是以即使人民生活水準很低,但把可以搜括到的人力財力集中起來,數目仍然是相當龐大的。這造成了中國「富厚」的假象。由於統治者將這筆財富視為私產,所以大多被揮霍浪費,真正用於國家管理和社會進步的反而是少數。想當然地認為統一政權必定會投資於有利於國計民生的大工程,有利於發展生產,顯然不符合中國的歷史事實。」

3. 政權向某些地區傾斜,或以甲地資源補貼乙地,使部份地區發展滯後

中原地區一般較注重京城和邊防,一旦「不重要」的地方有所發展,馬上便被賦以重稅。

位於長江三角洲的三吳上繳的稅款,佔後安史之亂的唐朝的一半。唐未,地方軍閥割據江南,先後出現吳、南唐、吳越,使江南脫離中央控制,除了避開中原戰禍,也免除了對中央的財政負擔。原本得上交中央的稅被統治者拿來建設工程,如江中航道、錢塘江石堤。這些水利設施日後使長江三角洲成為全國最主要的商品糧倉庫,蘇杭也被合稱人間天堂。

地方政權自主權較大,也樂意開發他們所在的據點。中國不少「邊緣」地帶便在分裂的時代開始發展。

4. 政權一統使中華文明趨向同質,失去變化

中國歷史上有兩段百家爭鳴的日子,分別是春秋戰國,及五四運動前後。(作者忘了1956年那段日子?)這是因為分治時代往往不存在權威思想。在高度統一的政權中,一旦統治者決定取締某一學說,它就無處逃遁,受迫害的學者如不就範,就會永世不得翻身。

由於統一壞處的篇幅比好處長,我得加上作者最後的Disclaimer:本書對統一行動及統一時期的消極方面的批判絲毫無意否定統一本身,對分裂社會中某些積極因素的肯定也絕不意味著對分裂本身的讚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