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蕩之世,每多風流人物。兵荒馬亂之下,滿眼盡是時窮節現。亂世寵兒,永遠只能是英雄豪傑、忠臣烈女、刺客游俠。亂世既係累世積壓矛盾的總爆發,必定硬橋硬馬,鮮血淋漓,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生死相搏於毫髮之間,容不下造作,容不下矯情。英雄豪傑、忠臣烈女、刺客游俠,皆係大開大闔,直來直往,亦正亦邪。他們有魅力,但亦有致命的性格弱點。亦正因為此,他們給人感覺有血有肉,真實可親。他們,就是平日活在社會統制下,你和我極力壓抑,極力否定的一面。

 

平常在社會組織嚴密統制下,人人都太習慣將自己塑造成好好先生,善人君子。於是,當社會秩序崩壞,綱紀蕩然之始,大部份人仍以為自己身處太平盛世,轉身不及,繼續以名為好好先生,實為鄉愿的形象自居。

 

道貌岸然善人君子的形象,是太平時代供鄉里村民消費用的,是古代朝廷官員用以訕君賣直的時候裝的,是現代政客賺取道德光環的時候用的。當亂世降臨某個地方,而該地舉目皆忠臣烈女的話,那個地方,還是有希望的。

 

觀微知著,台灣相比於香港,的確是個充滿希望的地方,只須粗略比較港台兩地近兩日焦點新聞,即可略窺一二。與香港連綿多日關於雨傘革命的新聞相比,台灣人的目光近兩日集中在花邊新聞方面。台灣今日的新聞焦點,係曾經參與年初參與太陽花學運而一夜爆紅的「太陽花女王」劉喬安,被台灣《壹週刊》踢爆從事援交,向港男索價十萬遭拒。

 

既然黑社會有愛國的,當妓女、做援交,當然也有愛國的。相比起香港一班為份狗餅光明磊落警棍打鑊的警犬,以及為樓宇資產增值而坑殺下一代的港豬,做雞算是一項高尚職業了。何況太陽花女王不止是一隻普通的雞,還是一隻身土不二的雞。在《壹週刊》偷拍影片中,太陽花女王聲稱在台灣一律索價七萬元,到海外則十萬元。這與日本人將最優質產品留給國民,將較次產品出口有異曲同工之妙。

 

有支那網民譏笑太陽花女王參與反服貿,原因是為了不讓中國女人搶生意。就算太陽花女王真的為此而反服貿,也不見得有何可笑之處。捍衛行業利益,捍衛族群利益,天經地義。符合本土利益,彰顯身土不二,兼且義利兼得。只有愚鈍的港豬和智商受中共極權摧殘的支那網民,才會以爭取本土利益為恥。台灣連一個高級妓女都有此見識,置港豬販民左膠雙學的顏面於何地?

 

如此一來,太陽花女王簡直是台灣的柳如是了。台灣一個柳如是,照出了香港千千萬萬個錢謙益。

 

柳如是何許人也?柳如是乃明末清初的名妓「秦淮八艷」之一,與董小宛、李香君等人齊名。柳如是才氣過人,書畫俱精,於崇禎末年嫁與錢謙益為妻。錢謙益乃探花及弟,官至禮部尚書,是當時的文壇領袖。滿清入關,兵臨南京城下,柳如是勸錢與其一起投水殉國,錢沉思居然說:「水太冷,不能下」。柳如是「奮身欲沉池水中」,被救起,從此以烈女之名名垂千古。而錢謙益,或是為了榮華富貴,或是貪生怕死,最終失節降清,到乾隆時還被列入《貳臣傳》。雖然國學大師陳寅恪在《柳如是別傳》中對錢謙益寄予同情,並嘉許其為復國英雄。然而,後世之人想起錢謙益,亦必想起烈女柳如是,於是,「贰臣」的形象只能伴隨錢謙益,直到永遠。

 

時窮節乃現,平日的善人君子,文壇領袖,一副青年誓要重奪未來,一副未來社會棟樑的模樣。到了清場的時候,面對著執達吏,面對著警棍,他們說「水太冷,不能下」,要靜待被捕。靜待被捕之前,要打卡、合照、燒烤、寫紀念冊……當然還有被捕時擺出《飢餓遊戲三》女主角的手勢。

 

香港的悲哀,在於太多的錢謙益;台灣有希望,因為舉目都是柳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