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清場在即,村民在佔領區內作最後道別,將佔領區內改造成一場大型嘉年華,人人化身藝術家和攝影師,趕著要留下自己曾到過佔領區的證據。要不是傳媒鋪天蓋地宣傳「清場」,徐某還以為真普選水到渠成,中共滅亡,大家在舉行勝利大巡遊。

現實永遠是殘酷的,事實上,雨傘革命已經結束,民眾已經習慣了它所帶來的影響。金鐘沒有車?到中環步行數十步即可。政府運作早已運作順利,示威者主動放行政府官員和公務員,讓他們可以返回政總商討清場大計,何其偉大。佔領區由過去到政府造成巨大壓力,到現實只不過是令巴士改道這般微細的影響。說真的,徐某早就想佔領區玩完,與其盲目守在一個毫無戰略價值的地點,倒不如發動流動佔中,來得更有效率。

金鐘佔領區漸漸由聚集民主,對抗暴政的場地,變成泛民採摘光環的是非之地。泛民不斷打出和平理性口號,又建立一言堂的大台,要金鐘村民言聽計從。結果就是警賊暴力鎮壓,村民頭破血流,卻依舊相信他們的行為可以感化警賊,天真得很。要明白,村民自己要由港豬變成抗爭義士都要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何況這群長期受港共洗腦教育的警賊?村民對泛民三十多年來的失敗視而不見,始終堅持他們眼中「有效」的手段去抗爭,又如何得到勝利的果實?同一手段,用足三十年,來來去去不是集會遊行鳩叫,就是絕食推撞一下鐵馬了事,失敗收場是早已預見的。

反觀旺角佔領區,雖然早已被警賊清場,卻真正做到「清不了人心」,每晚的鳩嗚行動,使警賊大為緊張,潮聯小巴司機更向鳩嗚群眾求饒,廣東道平安夜倒數活動更因鳩嗚已停辦,這才是真正的抗爭行動。金鐘村民,你們做得到嗎?

雖然金鐘佔領區失敗是早已預見,但現在改變是仍未算遲,至少,以防具死守到底,而不是消極地等待警賊暴力清場。可是,經過昨晚的嘉年華,筆者對村民完全死心,說真的,若沒有勇氣去面對暴力,沒有決心對抗暴政,請馬上離開,不要作無謂的動作。七十多日了,半點成果都達不到,放風清場卻也不做好準備迎戰,顧著拍照留念,泛民左膠,你們的「可持續社運」又為政府打了漂亮一仗了。你們落地獄吧,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