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打已經去到尾聲,金鐘好有可能因為深藍部隊(STS)介入而守不住。深耕細作或誓死反抗,有很大的討論空間,而且眾說紛云,各自表態。有人不甘心被清場,建議留守到最後一刻,勇武抗警。有人奉行和理非非的公民抗命,靜坐被拉。有人,則影相自拍,看圖抒情。昔日佔領旺角、龍和道之役,相信不少勇武村民被篤灰點相,心灰意冷。眾人皆料和理非非的文藝抗爭必失人心,激起革命之火,對港共怒火衝天,很想衝擊政府,即席佔領,但是抗爭如戰爭,革命不是一步登天,還是講究How,著重戰術安排。有感眾讀者對日後抗爭路上感到迷茫,小弟表達心聲。

首先,要實是求是,切忌標籤。自十月一升旗事件起,遮打義士分成左右兩派,和理非非怕被口實,老解鎮壓而築成人鏈防止村民衝擊升旗禮。部份村民見人鏈即屌左膠是也。其後佔旺,大台騎劫事件,抗爭路線開始產生分岐,內部分化,遮打義士分成金旺兩派,相互指責。立法會衝擊以及一連串割篤蓆灰事件加速標籤分化,「衝就是鬼」的批評聲音走進眾人耳根。好多事件謬誤原是常識邏輯可判斷則可解決,只皆因標籤他人而簡單複雜化。你標籤他人,聽者難再反思了。標籤效應源於偏見,偏見使人思維變得單向,不再以自己所見所學去理解雙方立場,更遑論自行分析抗爭行動帶來什麼成果、進度、目的、檢討。加上羊群心態,團體迷思,使群眾意見思維單一,難有抗爭多樣性和成效。所以,每星期要主動深刻檢討,客觀綜析抗爭行動成果、進度、目的,不要主動抨擊持反對意見者,強迫統一戰線。只有路線相近,策略多變,才教警黑港府難以摸清底牌,屈服村民。

其次,要保留實力,教化村民。小弟貴為積極抗爭者之一,曾參與不少抗爭,和受跟蹤,得知身邊眾友要定期報案,被勾線,更因篤灰事件和黑警打人,士氣大傷,身心受創。鳩嗚固然如水多變,能戰能退,但只作拉打警察,未收對準政權之效。早上清場之戰,理應暫避鋒芒,稍息再戰。雖然金旺兩派抗爭路線不一,但金鐘現由和理非非主導和看守,責任理應分別,其他村民不應只吹勇武主張綑綁思維。更重要的是,篤灰可恥,有信任背叛之意味,繼續營救只會鼓吹大台鳩做,減慢港人覺醒速度。和理非非常言要以愛與和平佔領中環,感動警察和政府,我們應用同一套愛與和平感化泛民和雙學。當然,如何疼愛,有好大的發揮空間。林峯也有首「我的離開也是愛」。對,就是用以上種種方法去教導他們,民意逆轉,為日後種出革命之樹深耕細作。那麼,他們終有一日,可以掏著雞酒「去飲」,大口狂言「清得了場,但清不到人心」,「我們會再回來(佔領)」。

最後,就是瘋狂討論,打好形象。誠然,勇武抗爭必成日後抗爭一路,但不是個個村民都準備為遮打而死,為抗爭坐 50 年監。再說遠一些,平日返工的朋友,師奶中佬都是信奉以前的一套,看著以前的主流新聞,或途聽途說,屢有誤聽。不少義士坐在電視前必有舌戰,「贏道理輸感情」。世代之爭已演化成意識戰爭。常言道:明槍易擋,暗箭難防。抗爭總可以看得到地點,做得到佔領,但平日的談吐舉止,其弦外之音足以透露政治立場。小弟跟身邊好友因遮打而合,因遮打而分,討論有如激戰,慘淡收場。雖知反洗腦是長期戰役,但不能一言驚醒他人,需以時間慢慢解說之。首先要以問題引導讀者思考,包裝自己成廣納善言之人。其次慢慢了解生活困頓,借位說出抗爭因自。和理非非經常高舉普世價值迷惑人心,是以共匪語言加速統戰,教老一輩或中間派以煽動,收錢去抨擊義士。抗爭從以自己生活困苦出發,為生存吶喊,力量才最大,因為求生是自己,不是他人的。心平氣和,慎用粗口都是辯論常識,小弟不作詳述。如果你是年青學生,可借細心學習為由,多方解釋局勢,更變勤儉務實之形象。老一輩見此,必然大大加分。

你認為抗爭只講衝與不衝?背後的理論比中學大學的課程更多更深,處處都是歷史和學問,什至要熟讀兵法,多次應用。少年,你太年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