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網絡討論區上有種風氣叫「鞭屍」,一些人發表了事後被證實是謬論的帖子,該帖子就會不斷地被推上討論區首頁,有如示眾一樣「宣傳」樓主的愚昧。例如某某曾經誤傳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的死訊,事後他的帖子就一直被推,甚至曼德拉真的死了之後還在推,引為笑柄。

不得不否認,雨傘革命至今也到了尾聲,如果也要找些人來「鞭屍」的話,我會選擇十月一日「國慶」升旗禮時,灣仔金紫荊廣場外那條保護警渣的左膠人鏈,請你們全部切腹謝罪。

回憶倒帶一下,回到九月三十日的晚上,那是雨傘革命氣勢最盛之時,金鐘一帶萬人空巷,那時候我們仍沈醉於全民覺醒的美景良辰,梁振英龜縮,建制派不敢哼一句聲,香港是全世界的焦點所在。那時候大家都劍指十月一日金紫荊廣場的「國慶」升旗禮,很多人都想衝擊,因為那是梁振英、特區主要官員以至中共幹部不得不出席的場合,只要阻止升旗禮,甚至只是令典禮在電視鏡頭前出現一些不「和諧」場面,這段影象就會再一次傳遍世界,象徵意義不下於羅馬尼亞獨裁者壽西斯古演講當眾被噓的場景。

筆者當晚就和友人到場,但見警方有築起防線,但是可以說是極度單薄,那時候的警察根本手足無措,相比今日的全副武裝不可同日而語,即使防線相距廣場甚遠,但以當時抗爭者與警方的人數之比,全力吹雞,成功衝擊的可能性不是沒有。那時候的抗爭者效率極高,已經迅速在附近商場設立起物資站,也不斷叫人到警方防線前準備,令人以為真的會衝擊金紫荊。

但雙學固然不會吹雞,甚至傳短訊叫人不要衝擊,「唔好落中共面」、「會比藉口解放軍清場」、「應該要尊重場合」,一株株和理非非毒草已嚇得在場人士不敢有所動作,最後左膠主動組成人鏈保護身後的警渣,加上突如其來的大雨,大家站了一夜,直至升旗禮完結都沒有動作。

之後的事,大家都很清楚,到了今日,雨傘「運動」(左膠人鏈應該喜歡這稱謂多一點)自以為沒有落中共面,給足了面子,下場就是一道又一道的禁制令。689意氣風發,以勝利者自居,叫市民不要催促泛民「轉軚」支持政改方案。這場「運動」,我們什麼都沒有得到,這場戲,如某些人所願結束了。

其實,不止是左膠,很多自稱本土勇武的人也相信了那一套「唔好落中共面」的理論,反過來勸人不要衝。當時衝入去,會不會真的流血?解放軍會不會真的鎮壓?沒有人知道。但畏首畏尾,沒有冒險的精神,一開始就為雨傘革命判了死刑,今日,義士的血一樣流,解放軍不來鎮壓,因為牠們發現單靠警渣就綽綽有餘。衝,不一定成功,但組人鏈默站,必定失敗。

事到如今,鞭屍有用麼?表面看上來當然無用,因為這阻不了清場,阻不了雨傘革命的失敗。但這也是筆者一種「遍地開花」、「深耕細作」方式。我要在這裡第N次告訴大家,左膠不除,港難不已,繼續聽他們講那些和理非非大道理,你會聽得很舒服,同時很舒服地死去。當有一天大家如魯迅所說,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不再讓那些「唔好落中共面」、「會比藉口解放軍清場」、「應該要尊重場合」嚇倒時,香港的民主就會有曙光。

但不是今日,香港人,原來真的未準備好。

P.S.那位連衝擊禮賓府都要阻止的朱耀明,請你也切腹吧,若果因為宗教原因,可釘十字架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