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述《Anjou (小潔我愛妳)》之銘言:
: 我拋磚設定題目好了
: " 如果你是中國領導人, 要在穩定不引發大規模動亂( 小型衝突不算 )前提下,
: 你會如何的設定民主化的時間表, 讓中國走上西式民主多黨制度 "
: 這題目應該夠明確了吧
: 也完全符合架空歷史板的要求
: 以下開放徵文

想完整串討論後, 我的感想是這樣的。

十多年前, 我在大陸吃了一個蛋糕, 那個蛋糕裡面的餡料, 是紅豆。 基本上我在別的地方包括香港, 都不會吃到用紅豆的蛋糕, 至於其他的部份, 吃下去的味道都不像蛋糕, 雖然我說不出其他部份是怎造的, 也許整個東西除了名字之外, 都和外面的蛋糕是不一樣的, 所以, 這到底是不是蛋糕? 還是他只是稱之為蛋糕的另一種東西? 總之不好吃。

而那時候我有個朋友是退役解放軍, 他也吃了壽司, 他說他吃了將太的壽司, 覺得壽司好像很好吃, 就去了附近的壽司鋪吃。 然後就問我, 為甚麼這種難吃得要死的東西還會有人吃, 以後不吃壽司了。 他告訴我他吃了的東西, 跟明將壽司(也就是會將果凍弄成壽司的壽司店)非常相似。 米不是用日本米, 可能是絲苗, 料也不是新鮮的魚料。 為了解除他的疑惑我請他來香港吃了壽司。

雖然香港的壽司也不好吃到哪, 不過至少是有向著那個方向做。 他吃過之後回去就繼續追將太的壽司。

其實也沒有人說, 蛋糕不能是紅豆, 沒有人說, 蛋糕不能用不是麵粉, 不是雞蛋, 不是奶油的東西去做。 不過全部都換了之後, 他是否能稱為蛋糕? 看起來這裡的習慣, 就是他還是蛋糕。

同樣是壽司, 沒有人說一定要用新鮮的料, 一定要用醋飯, 不過如果是溫熱的絲苗米再加上香腸, 這似乎就變成了明將壽司。 那明將壽司是不是壽司? 似乎也很難說他不是壽司, 雖然日本人應該是不會承認的。

只吃過這種蛋糕和這種壽司的人, 就會很疑惑為何外面這麼多人喜歡吃這種東西, 他會認為, 至少也吃過其中一種蛋糕, 至少也吃過其中一種壽司, 而這種東西的味道非常難吃, 他可能會斷言, 中國人就是不懂做蛋糕, 也不懂做壽司的。 反正做出來就會變成難吃, 然後否定了蛋糕和壽司, 認為這是不合中國人的口味。

做出蛋糕的形, 壽司的形, 被視為踏進蛋糕和壽司領域的第一步, 大家的期望似乎是, 這蛋糕店和壽司店, 只要再過幾十年。 就可以變成 Italian Tomato 和高級壽司, 而認為方向對了, 繼續屢積經驗, 就這只是時間的問題。 一面帶著對蛋糕和壽司這種食物, 整體的質疑甚至否定。

我十幾年前就開始吃明將, 吃的是鳳梨香腸壽司, 在過去十幾年, 他不斷端出各種奇怪的壽司, 例如紅豆軍艦, 果凍壽司, 咸魚壽司, 甚至白飯壽司, 可是十幾年過去了, 你還是不會看到任何味道像日本壽司的壽司, 他最終就變成了劣食團的試食對象。 無論如何, 他都沒有變成正常的壽司, 他只是將怪異的港式壽司變得更怪異。

他扮日本壽司的企圖似乎像消失了, 而且還越偏越遠, 變成了完全第二種東西, 然後香港出現了一些比較好的壽司, 例如正村壽司, 以及本來不太好吃但後來改進了的壽司大, 這些都跟明將沒有關係。 就是將人員直接丟日本去學習, 甚至直接請日本人, 將材料直接從日本輸入。

我們可以爭論, 明將壽司也是壽司, 壽司不就是把東西放在一舊飯上, 變本加厲後, 我們可以說糯米雞就是壽司, 反正糯米雞也是把雞肉塞進飯裡, 外面包荷葉, 和海苔不也一樣是植物。 只要把壽司的定義放寬的話, 誰說糯米雞就不是壽司呢?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 一開始就是在做明將壽司的人, 他的商業模式, 就固定了, 不這樣做下去不會生存。 他訂罐頭鳳梨, 很難轉成築地市場來的鮮魚, 他的冰箱有香腸, 他會一直用下去。 其實一開始選擇了怎樣做, 就把模式定下了, 品牌是這樣, 也固定了客人。 如果明將壽司認真地想去變成日本那種壽司, 大概很快就會倒掉, 新的客人不會信他, 舊的客人還留得下來, 就是因為他們習慣了。

港幣 $49。7 可以做到壽司放題, 還有鮭魚, 其實也可算是一件奇跡, 連大陸都不太可能做到的價錢香港做到了, 而且上面的是魚蛋, 豬肉鬆, 香腸, 大家都是還是吃得下去。

無論如何, 明將去到今天都是能生存, 分店也很多, 可能是香港最多分店的壽司店, 這是事實。 他即使是劣食但是不能否認, 作為生意他是可持續的。 對於一直不想吃明將的人, 他會直接去新開的正村壽司, 選擇跟明將變得毫無關係, 總之大家都明白了, 吃明將的人並不會想明將關, 也不會想明將變成正宗的日式壽司店, 因為正宗的日式壽司店, 可能提供不了他們想要的豬肉鬆軍艦卷。

站在你習慣了天天吃明將的人角度來想, 你可能就會討厭那些計較壽司到底是不是一定要醋飯, 魚料, 巴啦巴啦的人, 覺得他們很煩。 慢慢開始接受說, 壽司不是你們日本人的專利, 我們香港人自古以來都吃糯米雞, 所以我們的壽司其實是從糯米雞發展出來的, 然後再佐證說, 你們江戶時期的壽司不也是一大舊飯, 你們用醋飯只是因為要保鮮, 現在有冰鮮了根本不用醋, 你們這些哈日族到底懂不懂:壽司就是把東西塞進飯裡再加一塊植物。

駐港美國人員夏千福, 死都不肯去吃明將, 是歧視我們香港人。

而我想中國自從五四運動要「德先生」, 德到最後的結果, 就是得回一隻號稱壽司的糯米雞。 然後我們整天爭論的, 是放塊東西進飯裡面包在植物在外面, 算不算壽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