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到立法會,原本開的門關了就拉開門,拉不開就破門,破門是要破門而入,佔領立法會,停止權力運作,與圍堵政總是做相同的事。佔領立法會是行動,不是意象,不是衝擊立法會。

不但佔領立法機關還佔領行政機關就連權力金字塔頂端的馬英九都要立即慌張,反應激烈。行動是公眾自發出來,公眾就算不行動,也不是欠交功課或上班遲到,沒有老師或老闆更沒有背後整間學校或公司使你擔憂和害怕,而站在權力頂峰的男人卻不是,他能上到權力頂峰是因為無數人和群體把權力借給他,即是把自己給他差使。當然他們不是慈善團體,不是東華三院,借貸就是要得到利息,持續的借貸就是要得到持續的利息。利息可以是經濟也可以是權力。擁有的體制權力一旦停止運作,也會相繼停息,各種公帑挪用、利益輸送、政治交易等等,也會暫停或受阻。時間一長,各路人馬對是否繼續投資在他身上也會猶疑,甚至抽回投資,甚至可能惡性循環。

就未佔領之前總是有人會說權力首長甚至政權會有對策,會有 plan B ,就如說,捉棋時,對方一定有對策,不會將死,所以要只守不攻,到最後還來勸說索性放棄棋局。依照這樣的說法根本不會有雨傘革命的爆發,不會有太花陽運動的爆發。佔領立法機關了,佔領行政機關了,雖然可能權力首長和政權會移師備用地方繼續運作,但是行動本身是攻勢,不但靠近殺著,而且是壯大自己,並升級存在感,更能連結世界,任何人的助力那怕是一篇文章才會有意義。行動並且攻勢的行動才能連結力量,得到助力,更為壯大。攻勢主義是受壓迫的弱小成長至高牆同等力量的方法。攻勢不懈,就連黃洋達也能連結到 Google ──與世界最大國同等的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