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依句野,我都聽過無數次,不論在金鐘定旺角,依家我先知,村民除左唔是咁諗,大部分其實重以為只要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就可以獲得政府的回應。就如一些家暴的受害者,以為一直忍耐,就可以減少受虐待。歷史上只計成敗,佔中班傻瓜,以為自首,就可以為此事負責。我心諗,佢地喺到做咩?完全不可理喻,你估依家公司做錯野,要搵人負責,件事都沒有完結,剩係識叫人撤退,零成果,浪費人力物力,我地只會比後人笑。就如我地怪責上一代人,點解明知中國的黑暗,為何要回歸地獄?

依家香港正接近地獄之門,但愚民極多,只要幾個臭錢,咩都可以比你,依班人有錢就有老細。站在同一陣線,只有極少數嘅大家,我認為要做的事是休養生息,靜待時機,進行地下串聯工作。依件事已經膠着,昨晚有新組織出現,足以證明有人不滿雙學,但我對他們了解不足,不作評論。但突然出現的新組織,我認為共產黨的敵我矛盾會發生,可能會拉泛民學聯來打擊這個新興勢力,請各位留意。

如何令依場運動轉化為一場革命,革命兩字根據孫中山所說:「革命意思與改造是完全一樣;先有一建設計劃,然後去做破壞之事,這就是革命之意思。」我們一直只是向政府爭取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等。我們並沒有發生破壞之事,只有訴求,仍然對政府有希望,想佢自己改變,但事實並非如此。

如何令一群和理非非對政府絕望,出現一個新激進組織是其一,令村民有多一個選擇,但只能拉到小部分,要治本的方法,就是比佢地面對黑暗,推班村民面對黑暗,唔見棺材唔流眼淚,然後再加上大家的準備,文宣,到時村民甚至比我們更強,真正的革命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