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不能當飯食。

689及其戇柒班子民意之低大家有目共睹,但無論數字每每打破舊紀錄,689仍然音容宛在。民意這種數字遊戲,在香港絲毫不動搖甚麼。

千萬不要輕蔑香港人的「水性」,「Be Water」無須多番強調,其早已在香港人的血管漫遊。股災、九七、八萬五、沙士、高鐵、六八九之災……香港人總能屈就而順應難關,即便問題未得解決。

所謂中間派、騎牆派的安穩沒有固定位置,如水隨形,換言之他們只會順潮流而屈就,潮流不曾由他們帶領。

社運界尸位素餐[註一]者最杞人憂天的,莫過於「民意逆轉」。開口逆轉閉口逆轉,細心察之原來只是無牙老虎。所謂民意之盛云云,大不了是在鍵盤上表達意見,那些先前撐佔領後倒戈的「逆轉」者,根本從未踏足佔領地。 反正其既不會用身體阻止行動升級,又不會用身體支持政府清場,儘任他們口誅筆伐,在背搔癢,不值一提。

戰爭雙方的力量從來都在兵士,有何見過用文字或意識擊敗槍劍?即便是,亦只為打擊士氣影響到兵士作戰能力而已,重點仍在短兵相接的「器具」。

看重「民意」而削弱或者忽略「兵士」乃極之蠢笨。讓你統計出65%(大半數)民意表示反對政府,卻是無人身體力行去做,那麼所謂民意又有何威力?

遮打革命幾十日以來累積,肯獻身的人應有廿零卅萬,該是全副心機投放在這些獻身者之上,養精蓄銳,而非將資源錯配在背後那數百萬計幫不到忙甚至幫倒忙的觀眾。

就如踢波打籃球,作客之賽事,主流民意固然不在客隊,但客隊仍可以大勝主場。那是關乎「實力」而非「民意」。觀眾席的人不會參與球賽左右賽事。

民意逆轉?我呸!持續愚昧的話,就當真會「民意逆轉」──獻身者氣餒而回,只剩下傻癡癡呼叫民意,民意,的左盲。

*註一 尸位素餐: 尸音史,是古代祭禮中的一個代表神像端坐看而不須要做任何動作的人。可引伸至一般工作能力很差的人,雖然已經盡了自己的能力服務,但事情總是做不好,毫無成績可言,這種人能夠保持職位,不是靠自己的本領,而是藉著特殊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