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地班人,咪抗拒組織,又想拆大台?有事就想打被捕支援熱線,世事有無咁便宜呀。」

─ 金鐘義務律師

都係得你講得咁坦白,小編才敢肯定這班所謂義務律師,都是賤人。

事源11月20日凌晨的衝擊立會事件,衝擊者事後尋求義務律師幫助,不料被當面拒絕。

大家這才如夢初醒,原來聲稱為佔領行動義務提供法律援助的團隊,並非真的那麼「義務」,根據以上的說法,要得到義務授助的代價,就是歸順於大台指揮或控制之下,且不得提出異議!否則就你死你賤你事!

網上流傳一段D100風波裡的茶杯的節目節錄,連一向和理非非掛帥的鄭大班都忍不住訓斥為律師團的醜行辯護的陳淑莊。

陳淑莊話律師團講明係義務性質,自然有權選擇幫同唔幫,也許她都認為難以自圓其說,她又話因為我地講明係和平佔領,衝立會係暴力行為,所以有權唔幫。

大班馬上嚴詞反駁,說他們身為律師,卻連無罪推定的原則都未把握清楚,法官都未判衝擊者任何罪狀,反倒是律師卻一口咬定衝擊者係用暴力!

說好的「未定罪之前都是無罪之身」呢?可見這幫人為排除異己,連他們所珍視的所謂核心價值都可隨手丟卻!甚至借警力打壓異己都在所不惜!

這種私心,讓小編想起三國演義中的反董卓聯盟,諸侯們都說自己忠於漢室,忠於漢帝,實際上其心各異,袁術切斷先峰孫堅軍的糧草,就因為孫堅曾經取笑過他!這像不像律師團的所為?就因為衝擊者質疑大會?

心不正則事不成,反董聯未幾已陷崩潰邊緣,董卓棄守洛陽後,聯盟竟然宣佈重奪帝都(已被董卓放火燒成廢墟)係階段性勝利,除了曹操,居然無人想要出兵追擊(行動升級),然後舉辦慶功宴,畀D掌聲自己,就和平散去,各回領地去了,救皇帝於董卓魔掌的初衷呢?像不像我們的普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