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925875_2860
旺角村民訪問記

一個天高氣爽的下午,我站在彌敦道南北行線正中間,深深地吸了一口自由的空氣,真難以致信呢!發生佔領之前,要站在同一位置玩深呼吸,是根本不可想像的事情。

當天已傳出執達史會來旺角清理障礙物的消息,到旺角來,是打算找佔領區村民訪談。到路駁上登高一看,除了目睹幾位村民開始拔帳篷,收拾細軟之外,都一切如常,拜關公的拜關公,溫書的溫書,讀報的讀報,休息的休息,吹水的吹水,也沒有藍絲帶前來挑機,一派閑靜。

心底裡明明知道,不久後,彌敦道很可能又會回復到過去車水馬龍,廢氣衝天的模樣,面對很可能又一場即將來臨,又有如928一樣的大型衝突,村民仿佛已經進化到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地步,當中並無一絲躁動的感覺,我不禁感到寬心,又有一點點的詭異。

好不容易找來幾位村民接受訪問,便問他們對於新近發生的立法會衝擊事件的看法,村民的反應跟網上世界一樣,分成兩個極端,有持反對意見村民表示,衝擊者讓人有存心攪事的感覺,不太明白衝擊者的意圖所在,有村民更直指衝擊者破壞了佔領運動的和平抗爭形象;持正面意見村民,總括而言都表示原則上不反對行動升級,然而當天的衝擊行動,是時機不對,策略也不對。

當再問到村民們對於近日有不少人對金鐘大台,及其所組織的糾察隊提出質疑的意見時,兩者亦持截然不同的態度,對衝擊立會持正面意見者,似乎都對有人提出:「大會」究竟有無依據足夠的授權而成立,和行使運動決策權力等問題,比反對衝擊立會者來得敏感,前者相當關注大會的授權和認受性問題,後者則比較關心運動參與者整體能否團結對外。

誠然,對於上述有關大會的問題,我是站在質疑大會的一方。隨便你把佔領叫作雨傘革命,抑或雨傘運動,又或者有無準備為佔領而付出被捕,坐牢,甚至性命的代價,參與佔領的最初目的,就是迫中共推翻831決定,為香港落實真普選,兌現基本法承諾,試問一個爭取政府的民意授權真正擴大到全港市民,而令政府向全港市民問責的運動,又怎麼可能接受,通過一個沒有獲得正式民意授權的大會去領導?要是村民真正擁有獨立自主意志,又是否有必要被領導?

我自然沒有對持不同意見的村民提出此等尖銳的問題,畢竟他們所關心的焦點並不在抗爭者的內部問題,當問到大是大非的問題,他們的答案還是令我動容的。

最後,我問村民們要達到甚麼目的才會主動考慮徹離,想不到無論撐大台抑或反大台(粗略分類)的村民,所得出的答案竟然是出乎意料地一致,而且堅定,內容大概整理如下:

究竟為了什麼,要剥奪大家擁有一個代表大眾市民的政府的權利?

我們之所以持續佔領月餘,一切都是政府拒絕正面回應抗爭者訴求的結果。我們要求民主普選,並非是親建制人士經常形容那種不切實際的夢想,而是一種平等,合理的生活方式。

我們只是爭取自己的權利,我們根本沒有做錯!面對政府,警方,黑社會,聯手打壓,我們害怕,我們清楚結果未必能盡如人意,但我們並無退讓的空間,此刻膽怯,此刻放手,我們也許會從此輸掉一生的時光!此刻,我們必須要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