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920488_f893
Polymer 銅鑼灣探訪手記,11月26日八時五十六分,對象是Thomas,中五男學生,自 928 開始到銅鑼灣留守至今,最多中間斷續離開五日。

Polymer : 你會打算留守到甚麼時候?
Thomas: 沒想到留到現在,只會一直堅持下去。

Polymer : 你們達到甚麼要求才會撤雜?
Thomas: 警察清場我就是離開,否則留下。

Polymer : 對金鐘的大台及大會有甚麼意見?大會有必要存在嗎?
Thomas: 大會不應存在。大台沒有問題,只是糾察有問題。市民參與都是個體參與,沒有組織的去領導會更好。

Polymer : 你認為怎樣才算是行動升級?如果行動升級了,你會支持嗎?
Thomas: 做一些激烈行為,如毀壞公物或佔領街道或馬路。

Polymer : 相信有外國勢力介入雨傘革命?
Thomas: 先定義「外國勢力」。如果是外國人參與或走到佔領區,是。如果是購買外國進口的物資如麥當勞的快餐,是。如果是外國人給予物資,不是。不見得外國人會真的給予物資我們。

Polymer : 你是否感受到雨傘革命被人騎劫?
Thomas: (沉思良久)沒有騎劫。不算是騎劫,只是領導情節太多。

Polymer : 你能承受最大的風險是甚麼?
Thomas: 中胡椒噴霧或催淚彈。

Polymer : 你如何看待學聯上京之行?
Thomas: 對中國政府、港府高官的言論感到驚訝,沒想到中國政府、港府高官如此害怕學生。

Polymer : 你是不是選民?下屆立法會選舉的投票意向是?
Thomas: 不是;(沉思良久)余若微、梁家傑

Polymer : 需要爭取中國的民眾支持嗎?
Thomas: 無必要、有就更好。

Polymer : 支不支持任何的籌款活動?
Thomas: 是何許人(經解釋後)他們一直都做,不會因運動去向而們停止。

Polymer : 你認為佔中活動的籌款項目應不應該公開?
Thomas: 應該,否則被人口實,始終要用事實證明籌款用途和去向。

Polymer : 你認為現時的警民關係如何?
Thomas: 差了不少。支持運動的或看過新聞的都會,警察的行動或判斷未必是專業,但他們只是服從命令;是曾偉雄應付最大的責任,前線不應負責或只負上部份責任。

Polymer : 你認為除了參與者,誰在這個運動的功勞最大?
Thomas: First Aid,急救站,以及旺角的村民。

Polymer : 你對雨傘革命有甚麼感想?
Thomas: 驚訝,沒想到自己堅持如此長久,每到放學都來。

後記:事後跟他談起中學生活、發現不少他的同學老師皆支持佔領,只有數位藍絲帶有微言,時有透露出純真善良的神情面孔和對未來的憧憬。雖然他對現今港府失望,但仍想成為會計師,在商界打拼。

他主張沒有大會,只有群眾的抗爭運動,但還是堅持愛和平表達自己的訴求。小編以前數次到達銅鑼灣,不少村民各建自己的小公園:摺紙、義教、公開討論、行動消息交流,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數個天地現已融為一體,盡得金鐘之和諧,旺角之務實。我不知道究竟是銅鑼灣的小村氣氛影響了村民,還是村民的真誠謙卑塑造了銅鑼灣。看見金鐘,只有出賣;看見旺角,只有激戰;看見銅鑼灣;卻見了新世界。

我深知政壇如戰場,見Thomas對泛民一派的行動和歷數了解不足,更環顧村民四週的不爭之爭,不禁戚上心頭,就假借泛民的抗爭歷史和美國豬灣事件,直接導出「團體迷思」之痛禍,其後割愛讓出「思考的藝術」一書。

我一直站在行動者的一方,就是保護銅鑼灣的村民。行動不求領功,討論容許存異,態度保持務實,才是港人建造烏托邦的不二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