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brella_Revolution_Harcourt_Road_View_20141028
在金鐘留守多日的Carol小姐接受本報的訪問

Polymer :你會打算留守到甚麼時候?
Carol:如果政府不回應留守人士多日以來的訴求,我會一直佔領,直至警察清場為止,只要金鐘持續佔領,我都會繼續留守。

Polymer :你們達到甚麼要求才會撤雜?
Carol:至少政府需要以行動來回應佔領人士的要求,例如政府會以公開,公正的方式,調查警察在金鐘摳打示威者的案件,因為佔領者犯法被人拘捕,警察犯法也必須以同樣的標準處理。加上,政府起碼要取消立法會的功能組別,這是最基本要做到,香港人多年來要求廢除功能組別,政府一定要以行動回應市民的要求,只是口頭承諾在2017後有普選並不能令佔領者撤離。

Polymer :你對金鐘的大台及大會有甚麼意見?大會有必要存在嗎?
Carol:我認為金鐘大台及大會並非必要存在,因為這次行動是市民自發,每個人都了解自己的訴求,所以大會並不是必須存在,反而參與者才是最重要。

Polymer :你認為怎樣才算是行動升級?如果行動升級了,你會支持嗎?
Carol:行動升級是指佔領人士不只是坐在街道上,反而會有進一步的行動,如果行動真的升級了,我會支持及參與活動,因為只在坐在街上並不能達到民主,政府不會受到太大的壓力,佔領金鐘這麼長時間,政府也沒有回應市民訴問,所以要透過行動升級,才可以有效給予政府壓力。

Polymer :你相不相信有外國勢力介入雨傘革命?
Carol:相信,我本身就是一個外國勢力的例子,因為我經常買屈臣氏的蒸餾水。

Polymer :你是否感受到雨傘革命被人騎劫?
Carol:通過這麼多天的佔領行動,現時整個運動明顯是被學聯他們騎劫,成立大會就是一個騎劫的表現,而學聯他們則是泛民的發言人,因為市民支持學生多於政黨,政黨就利用學生的身份來作一個宣傳。

Polymer :你能承受最大的風險是甚麼?
Carol:我可以承受的最大風險就是被警察拘捕,被帶到警署。

Polymer :你如何看待學聯上京之行?
Carol:我認為學聯上京之行完全是放錯對象,香港爭取民主的對象當然是香港政府,佔領行動也是針對香港政府,現在為何要上京請求中國政府呢?上京之行的意義不大。

Polymer :你是不是選民?下屆立法會選舉的投票意向是?
Carol:我已經登記成為選民,下屆立法會選舉我當然不會投票給建制派的議員,而我也不會投票給一些泛民的黨派,如民主黨,可能我會投票給長Carol:毛或是范國威等人。

Polymer :你支不支持辭職公投?
Carol:我對辭職公投並沒有太大的意見,我認為先注重佔領運動會比較好。

Polymer :運動需要爭取中國的民眾支持嗎?
Carol:當然佔領運動越多人支持越好,我也不反對要爭取中國民眾支持,只不過他們的支持並不能直接主導運動的成功或失敗,所以香港人的支持才是最重要。

Polymer :支不支持任何的籌款活動?
Carol:雨傘革命本來已經有不少人出錢提供物價及資源,所以額外的籌款活動並沒有必要。

Polymer :你認為佔中活動的籌款項目應不應該公開?
Carol:我認為佔中三子應該公開佔中活動的籌款細節,市民捐錢給佔中活動,佔中三子也理應要公開籌款細節,向市民交待捐款的下落。

Polymer :你認為現時的警民關係如何?
Carol:警民關係已經十分惡劣,市民對警察的行動已經大失信心,日後當政府有任何的不當施政,也會以警察作為擋箭牌,警民關係會越來越惡化。

Polymer :你認為除了參與者,誰在這個運動的功勞最大?
Carol:我認為現時網上的「鍵盤戰士」是這次運動有很大的功勞,因為現時很多資訊都透過互聯網傳達,我們很容易就知道甚麼地方出事,甚麼地方需要支援,所以網上的消息傳播者有很大的幫助。

Polymer :你對雨傘革命有甚麼感想?
Carol:雨傘革命除了令不少香港人留意現時香港政制外,這次佔領行動也釋放了不少創意活動,很多有趣的改圖,改歌,令香港社會出動更多的可能性,社會不再是那麼單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