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uffingtonpost.co.uk/

http://www.huffingtonpost.co.uk/

英國派員到香港考察中英聯合聲明的實行情況,中共先發功干預香港出入境的決定權,把一眾英國特使原機送回老家,更換來中共外交部一句「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失效」,之後下議院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對策。看到這兒,我實在笑不攏咀。

在開始談我的看法之前,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英國的下議院是甚麼一回事。每年的英國國會開幕儀式,都是分上下半場,在上半場時間,代表權貴的上議院議員穿著一身華服,正襟危坐,各自展示代表其血統及權力的象徵圖騰;而下議院的氣氛顯得輕鬆得多,所有議員都只穿西裝,態度輕鬆,之後代表女皇的黑杖禮儀官,一步一步的走到下議院的門口,行到下議院的門前,議員就會給這個代表著女皇的人狠狠的關上門。吃了閉門羹的黑杖禮儀官會再用代表女皇權威的仗砸門,門後的議員確定來者沒有帶兵,才會開門。之後禮儀官會行前,停在門前的一條白線上,召喚下議院的議員到上議院開會,於是議員才會到上議院一起參與下半場的女王文告。而,代表著女皇權力的黑杖禮儀官,乃至所有的上議院議員,甚至連女皇本人,都沒有權行過下議院門口的這條白線。他們沒有權去干預屬於人民的下議院。

通過這個儀式,是一種基於歷史的傳統,亦能強化社會所有人的對下議院的認知,更是一種宣告:下議員代表人民,無懼於任何權力。而因為英國的民主路程很大程度是基於人民與權貴的立約,每年重覆這種禮儀,某程度而言,雖沒有明言,但眾人都明白,這就是跟人民每年都重新立下民主的約。所以對於重視合約承諾,無懼權貴勢力的英國下議院而言,中共把一眾英國特使踢回老家,再加多一句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失效,不單不能把他們嚇怕,反而令他們的民主基因喚醒,不惜代價的跟中共對抗到底。

出師有名,但若中間不涉及利益,實在很難令人長期抗戰。

中英聯合聲明之中,中英雙方承認基本法,而基於基本法保證香港的所有方面在回歸後計五十年不變,這是白紙黑字清清楚楚的一份合約。其實一直以來英國雖然很重視香港,但主要都是從經濟上的考慮,香港巿民從來不是優先考慮的事情,所以在中英商討回歸方案時,都是以經濟利益為首要考慮。而最終令香港保持現有法制,令中英雙方保留這個能貫通中西的窗口,是最合符兩個國家的利益的。但當中共單方面宣告「中英聯合聲明早已失效」,從英國下議院急得發慌的態度看來,你覺得他們是因為香港的民主倒退了而極度擔心於是急於為香港人出頭,還是因為經濟利益突然出現極大不確定性,於是急於尋找即時對策?我會認為是後者,前者只是副產品和令事情出師有名的藉口而矣。

中英聯合聲明,和美國的香港關係法,本質上是同一樣的東西,都是用來承認香港有足夠的配套令中共和西方世界在經濟可以連起來。但中共的官猿就有如豬一樣,連歷史和合約也沒看懂,便胡亂解讀,以為一句「聯合聲明已完成歷史任務所以已失效」為由,可以耍無賴的擺出「財到光棍手」的陣勢,叫其他國家,尤其是英國不要再對中共在香港的事宜上說三道四。誰不知連守法守約的概念都欠奉的中共官猿們,卻解出個禍來,實在令人失笑。


 

後話:

有人把佔中比作太平天國,那麼,誰是大清?你看看誰個在鎖國,誰個在軍力上打丁,誰個在咀巴上不停說自己在崛起,誰個接連地不學無術做盡蠢決定,誰個專心假大空,誰個便是大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