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西戰爭」- 人類對邪惡秘密政府和外星人的反抗

關於「道西戰爭」的見證和文獻,無論是真是假,數量都太多了。小編在這裡不把它們逐個詳述,只選擇兩個比較有名的見證。它們分別是前「道西基地」管理員Thomas Castello的經歷和一本叫The Dulce Battle Report(道西戰爭報告)的英文書。

管理員的掙扎

由1961年開始,Thomas Castello便一直在美國政府擔任軍事攝影師。由於他表現優秀,所以在軍隊升遷得很快,先後擔任過空軍攝影師、高級安全人員等等。他於1963年和一名叫Cathy的女子結婚,其後生了一名兒子,埃里克。

在1979年尾,Thomas Castello突然收到軍方的秘密指示,被委派到新墨西哥州的道西基地,擔任保安系統專家。其工作內容是負責監察和維修地下基地內所有的閉路電視,並在適當時候擔任訪客的護衛。起初,軍方高層對Thomas Castello和幾個新加入的同事說「道西基地」的一個醫療實驗室,專門研究一些世紀絕症的解藥。裡頭所有的實驗體都是一些患上嚴重精神病的人,所以從「不太人道的人道立場」來說,也「勉強可以接受」。

我們當然知道這是一個漫天大謊,但除了以上這個謊言外,軍方高層沒有再為「道西基地」內其他事情作任何解釋,甚至還要求他們遵守「三大禁令」:

1)不準和外人提起「道西基地」

2)除非有更高層的批准,否則不能走到工作範圍以外的實驗室

3)禁止和任何基地內的「精神病人」接觸或談話。如果違犯以上守則,除了軍事處罰外,還可被判死刑。

對於一向在敏感位置工作的Thomas Castello,這些保密守則他再熟悉不過,當然這次也能毫不遲疑地全單接受下來…

直到他在閉路電視見到第一隻灰人之前。

而且不止一隻灰人,是數以千計的灰人和蜥蜴人。他不禁想像數以千計的灰人和蜥蜴人竟然基地內居住在這個地下基地!對於從未見過外星人的Thomas Castello和其他同事,當然被眼前軍旅般的外星陣營嚇得目瞪口呆。但因為他們本身都是身經百戰的軍人,總算能勉強壓下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驚慌失措浮於臉上。

但當他們正式工作時,才發現事情遠比單純的「第三類接觸」更可怕、更殘忍。Thomas Castello的職位在保安組是屬於高層,擁有相對比較大的自由度,可以借維修閉路電視的名義,進出較多的實驗室。他發現「道西基地」根本和所謂的「醫療實驗室」風馬牛不上及,反而是他有生以來見過最高科技的實驗室。在「道西基地」,Thomas Castello看到那些理論上只存活在人類幻想中的科技:星航操作、精神控制應用、快速的人體克隆、能量/物質轉移。

但當中最讓Thomas Castello感到噁心的是,在基地的第6層有一個叫做「動物園」或「惡夢長廊(Nightmare Hall)」的基因實驗室。那裡像運動場般大小的實驗室,擺放了無數的籠子和玻璃冷凍箱(就好像電影「異形」那種)。裡頭除了經過基因改造的魚類,海豹,鳥類和老鼠外,還有一些被活生生改造成七手八腳,支離破碎,器官錯亂的女人和小孩。他們就像珍奇異獸般被關在籠子裡。更加恐怖的是,他看見一些被注入了野獸基因的人類,變成畸形的「獸人」,例如巨型的蝙蝠人、老鼠人、狗人等等。Thomas Castello發現「道西基地」根本不是什麼「醫療實驗室」,而是一個人類史上最嘔心和最變態的生化實驗室罷了。

Thomas Castello察覺到不單止是自己,其他和他一樣新報到的同事,開始發現眼前這個地下基地邪惡的本質,並感到無限的不安和恐懼。他有時候會看到兩三個同事聚集在辦公室的角落竊竊私語,神情恐慌的樣子。有的更直接向他表示自己的「不舒服」,並提出聯合起來,一齊反抗。雖然他職責上是要阻止他們並向上司會報,但經過內心一輪激烈的掙扎,Thomas Castello最後決定遵從自己的良心,反抗工作上的不義,和其他同事暗地裡聯合起來,一齊發掘「道西基地」真相。

再一些好心的蜥蜴人的指引下,他們得知第7層還隱藏住更可怕的真相。於是Thomas Castello決定利用自己的工作權限,來到這個神秘的第7層。他在第7層找到的竟然是數以萬計(你沒有看錯,是數以萬計)的人類來的﹗

當中包括男人、女人、和小孩,但以後兩者數目最多。他們全部都被關在一些簡陋而狹窄的籠子裡,情形就好像內地的狗隻屠宰場般。他們絕大多數都被注射了高濃度鎮定劑,精神模糊,軟癱在籠子內,絕望地等待死亡(或者比死亡更糟糕)的來臨。

Thomas Castello之後做了一個近乎瘋狂的舉動,他毅然決定違犯禁令,和那些「精神病人」談話起來。雖然因為長期被注射鎮定劑,大部份病人都不能正常地說話,但Thomas Castello仍然能勉強套取到數十個病人的名字和住址。趁著下一個假期時,他立即把資料傳送給警隊內的朋友,詢問那些病人的資料。他發生那些所謂的「精神病人」,無論是大人還是小孩,全都是「失蹤名單」上「無法解釋」那一欄的人物!

知道可怕的真相後,Thomas Castello和他的同事都陷入惱怒和恐懼之中。他們一方面憤恨政府背著人民和外星人進行這些邪惡的勾當,竟然喪心病狂到綁架自己的人民來做人體實驗。另一方面,他們對於自己無法改變任何事情,而產生一種近乎絕望的無力感。畢竟,他們的妻兒的資料全部都在軍方資料庫裡,而且全都住在附近地區,只需用幾小時車程便可以把她們運送到「惡夢長廊」,不但不難,甚至稱得上方便。所以他們一伙人只能默默祈禱,希望有救兵來打破現狀,拯救實驗室裡那些無辜的人類。

數個月後,他們的祈禱終於得到回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