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九合一選舉在星期六圓滿結束,回想在港時也經歷過兩會選舉,希望「今日臺灣,明日香港」。

因為筆者居住在臺北,所以對連柯兩位候選人的戰況較為熟悉(南部的「花媽」和中部的「胡志_」就真的是「拍寫」了)。柯與綠營間的瓜葛(柯不入綠營,綠不支持柯選,但不少綠候選人又稱得柯支持)和最終獨立(柯自稱深綠,無太多選舉經費,也無派別)當選。

臺灣民主政治制度,就是可成就各人憑自己的理念和智慧去成為自己的代表。柯P成功為一先例,不用鬥成本、鬥關係和鬥(穿街過巷的宣傳車、布天蓋地的橫額、燒錢的電視廣告和傳媒喉舌來造勢)。

早前有學者說香港殺局後的政治制度不利孕育政治人才,但我直想問為什麼要階梯般地孕育呢?何不給新人(或素人)一個不用磨滅心智和體力的機會,一步到位呢?還是學者心中支持某些政黨,保護某些政黨的權益,不能不偏不倚思考和教授,或者(年紀大,志氣薄)CAN ‘T think outside the box,只能在現有的框架下找一條(如)血(管)路,不能想到康莊大道?

由中國國民黨怕輸而自亂陣腳和不斷抹黑其他候選人時,連「活體取器官」也說得出來,可見鄰近地區對素人當選很害怕,或會對對付「香港真普選」的態度更強硬。

最後,但願在香港鬥爭的巴絲們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