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燈鄧燈〜燈燈鄧燈〜燈燈鄧燈〜燈!鄧!

大家好!我係上次唔記得介紹自己嘅主持人。今次我想特別介紹下自己嘅性別:女。

第一期的<笑談普通話>發表之後,有很多香港朋友留言“射射”我。雖然我非常感動,但都必須糾正一下,普通話係講“謝謝xiè xiè”,而唔係“射射shè shè”。記住,係用“言”來射,唔可以用其它嘢。我非常明白大家講普通話會走音,但我冇諗到大家連寫普通話都會走音!!想象一下有一日重播黎明演唱會,你mute咗個電視因為你知佢實走音,但你發現佢嘅表情竟然都喺度走音!!你就會明白我(打開電腦見到一排人喺度“射射”我時候)的感受。

好啦,言歸正傳講普通話。

「第二節:警民交流 精選一」

★ 打醬油 dǎ jiàng yóu

就是買醬油的意思。時間一下轉跳到2008年,陳冠希去修他壞了的laptop,於是something bad happened。當時廣州電視台記者在路上採訪一位市民,問他對艷照門的看法,那位市民答:“關我鳥事guān wǒ niǎo shì,我是出來打醬油的。”從此“打醬油”就新增了“路過而已”、“不關我事”、“只是局外人jú wài rén”的意思。

是不是突然覺得很耳熟??是不是突然覺得“打醬油”把鳩嗚、局外人林鄭、被老屈的市民、過馬路乜乜乜全都連在一起了??這麼給力gěi lì的詞,真係唔學??

運用實例:

如果你來到旺角鳩嗚,見到很多阿sir霸住整條馬路,你很不滿,用眼神衝擊其防線,結果有個阿sir突然衝埋來用警棍指住你喝“喺度做乜,係咪黑社會”。你就可以答佢:

【黑社會hēi shè huì是什麼?我是出來打醬油的。】

自信D!再嚟!

【黑社會hēi shè huì是什麼?我是出來打醬油的!】

係啦。

由於尋晚阿sir們被鳩嗚團整到崩潰,今天再答“鳩嗚”佢可能會攬住你自爆,所以用內涵豐富的“打醬油”來答佢就啱啦。

原因1:一個講標準普通話的消費者自帶stun的技能,可以將阿sir震懾3秒且5分鐘內發不出絕招,就算被一拳KO也無法還擊。

原因2:打醬油同時也是一種鳩嗚行為,無論是其“消費”的層面還是“九唔搭八”的層面。

原因3:“打醬油”同此次運動中咁多重要元素都有關聯,所以你只用三個字,就為阿sir介紹咗整個運動。

下次我將繼續教大家如何用普通話促進警民交流,希望大家愉快鳩嗚,安全鳩嗚,一路唱《日日去鳩嗚》一路去鳩嗚。

說到《日日去鳩嗚》 我推薦一個簡單直接的方法可以將聽這首歌的樂趣提升一個等級,就是聽歌的同時,看著這張圖:

181522ihomdmo88z2z2gda

好了,今天的<笑談普通話>就講到這裡,我們下期再見。

燈燈鄧燈〜燈燈鄧燈〜燈燈鄧燈〜燈!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