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史載《通典》記述了孫臏向齊王解釋如何對付秦國:「凡伐國之道,攻心為上,務先服其心‥‥‥」。

小弟多日落區觀察,旺角一定多村民,大量吸走公安人數。其他勇武村民想成功起義,是必「西瓜跟大邊」,人多必勝?非也。是「睇餸食飯」、戰術多變才勝。小編認為重在拉打,拉長戰線,加速消滅公安、藍絲、泛民的建制人心。

公安早已疲憊,情緒暴燥,更因日日到某區當值,自然對進駐地方有所盲目,輕視村民。新增更多戰線,拉遠公安動員距離,公安、藍絲必然人心渙散。自由佔路,主動報案,扮演性侵,自製黑箱‥‥‥總之有事就要報警。

正如【佔領金鐘】帳篷藏疑似警察盾牌 糾察報警免被誣衊一例,更應主動報案,愈多愈好。公安通常派附近同袍到場,問在場人士有何要事,其後詢問個人身份資料,更嚴重的會要求你到警署報案,說出因由。當然,報什麼,如何報,就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旺角金鐘固為掎角之勢,一方有事,另一方必須升級掩護。正攻佔路固然可取,但人數或裝備不足就要實剛虛之。公安見你十多廿人一齊去一齊走,必然跟從偵察。最好討論愈大嗚大放愈好,但最後不做其他事,四散歸家。公安見狀都只是跟縱兩三道街口以助交差。過多一陣再聚再散,村民要有走返兩地,什至轉走多個地方的心理準備。交通方面,千萬不要搭地鐵,以免被點相和監聽。適宜乘坐的士小巴。司機不時說什麼佔中影響生意,生存不到嗎? 用 Apps 「85 的士」或直接揮手,去你想去的地方吧!當然,不可能走返次數太密,因為警車多次出入,再經過多次,你被點相也不自知。雖然主戰場應在金鐘,但實際情形如何,則靠大家去即席決定,隨機加入應戰,偽裝、掩護都是一種戰術,不一定要次次攻堅才勝。

多多光顧、乘搭的士小巴的深層意義,就是反擊輿論,打形象工程。所有支持反佔中的商鋪食肆一定要去,所有小商鋪一定要去。一定要大搖大擺去討論遮打革命,令其他村民瘋狂討論,堂堂正正「深耕細作」,爭做泛民心中想做的事,植根民主、自由為生存之本的思想。有其他村民表達反對意思,忌急躁激辯,宜擺出開放,包容之態,以禮待人,以直報德,慢條斯理說出你的主張,再慢慢講出自己為何參與,如何改變民生。眾所周知,民主由自公義貴為虛無飄渺之概念,即是「阿媽係女人」,但什麼是「女人」,什麼是「阿媽」,難以解釋。你上街抗爭,不是因為你買不到樓嗎?不是生存成了問題嗎?不是你盡了最大的努力和試了可能方法也儲不到首期嗎?不要以理解說!講故事包裝!重點是你把生活困苦無門跟上街抗爭連結起來。你做到,就是成功了一半。不少反對佔中者,不是因為暴力就是收了錢。收了錢「冇撚得救」,其他的可以勸說。有適當的抽水幽默,推演謬論者令大家笑顏大開更佳。學下陶傑啦。如果真的要打架收場,只好報警了。

公安、藍絲、泛民的建制人心,就是不求進取,有錢照搶,有錯即推,只想盡早完結。以上拉打戰術,成為行動參考,也是我主張少講廢話,行動更勝語言的抗爭態度。只有不勝其煩的拉打,消耗、偽裝、掩護、埋伏去打亂他人部署,震懾他們的心靈,遮打革命才有新機,人民才可以重奪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