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學明言明日交代行動升級細節大要,村民後應各走異端:一是歡喜雀躍,認為他們開始做實事;一是媽聲四起,恨出手太遲;或跟小編想法一致,對雙學死心,各自工作,不斷「鳩嗚」「佔路」乜乜乜。本人崇向直接民主,「自己地方自己救,自己訴求自己爭。」所以,我主張自行開新戰線之前,先了解村民的能力和抗爭本錢。

抗爭本錢分為地理位置、村民質素、行動決策路線。

地理位置方面,旺角多巷少大路,金鐘多大路少巷。前者被清場後,村民來去自如,毫無縱影,暫見夜晚比「日頭」多出幾倍人潮購物上街乜乜乜。大路或行人專用區多數有公安大量進駐,反黑雜差閒時出入影相拍片,但少走後巷暗角。旺角交通四通八達,後巷多到不得了,可以容易逃脫。金鐘則以大路為主,更有數條Flyovers。政府機關或中環核心距離營帳,就相差數里之內。不過,政府機關內有秘道互通已被證實,甚至可能打通禮賓府或其他辦公室地底,足以成為金鐘行動暗湧。如人數不過千而行事,必定慘烈收場。中環一帶就可分為上下兩地,上地為蘇豪區一帶,多酒吧和後巷。下地商廈林立,街道乾淨,可能垃圾桶較多吧。上下兩地可以一條扶手電梯和上斜車路貫穿,但要小心閉路電視。

村民質素方面,旺角的更會「睇餸食飯」。旺角的村民跟香港公安摩擦日深,浴血奮戰,時有村民被打中流血受場。金鐘的村民深受聖歌呼召,華麗演說,昔日 928 的勇武梭角早已被大台泛民的舌劍唇槍磨平,加上糾察警察滲入大台決策團體核心,難有過激作為。兩地村民皆有自己的手藝工房或論說平台,旺角村民百花齊放,人力,城邦,熱血,社民各自開檔,明碼實價。金鐘村民急於追求行動或思想共識,深受「團體迷思」毒害,難以掌握獨立思考和「執生」本能。所以,旺角的村民比金鐘的更會獨立思考,見機行事。

以上兩個分析,足以決定行動決策路線。本人預期旺角將有鳩嗚叫囂,組團上街為行動主軸。人民自發創意表達,從惡言痛罵,到諷剌幽默,都是即席想起。友善一些的更會說出響應梁振英多到旺角消費,以行動忠言愛國愛港,凸顯公安和政府相互內訌,意見不和。由於行動主張「沒有大會只有群眾」,被捕對本體村民而言只是斷其一指,其他村民必定自我升級,再次撕破警方防線或分散警方。看似沒有討論,但共識早已心間,所以行動上較為多變,好讓公安難以掌握,心靈驚恐。金鐘則較為複雜,預期主衝或落區傳教。主衝就是進佔立法會大樓、公民廣場或政府總部。落區傳教就是排場開席,演說所謂雨傘運動之根本意義(其實是村民928自衝得金鐘,泛派只是偷起大台而已)。主衝可分為真做或演戲。真做有成功進駐或失敗被捕的結果。成功進駐後,公安可借秘道攻堅,村民有去無回,出入更多可能會被更多糾察警察滲透其中,成請君入甕之勢。如選擇落區傳教,就是小工藝、海闊天空、星級演說去影響人心,以撈取更多人支持去反對政改,部份勇武村民誓必自衝金鐘,拆去大台泛派。另外,部份糾察警察見和平局面可借Role Play明言升級,引村民入局,或挑起爭執,警察見亂即清。不過,金鐘一旦被清場或村民被大肆拘捕,三子和泛派會主動自首、辭職、再叫人奉公呢抗命之義揭示政制不公。

總括而言,旺角抗爭本錢比金鐘為大,但不要忘記金鐘中環多政府機關和中資財閥,所以不要因旺角較勇武而忽略進攻的第三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