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港豬派,我一向主張降低底線與政府和談後退場,也不太主張繼續復活佔領地。但這兩天不是談論退場的時機;警隊的暴戾,對記者的無差別攻擊,對行人使用街道的戒嚴式限制(註1),乃至阻商家搵食罪大惡極(註2,3),都使我們起碼在此刻必須繼續抗爭。只要屈服於暴力,讓敵人知道暴力可以解決你,便會招來永無止境的暴力。警察這兩天來對香港人欠下的血債,我會用這一生銘記,雖然我不可能在職業上施予報復,但你們必須付出代價。

記得重復囚徒困境吧?你與對手參予多合回的賽局,每合回你們都可分別選合作或背叛。雙方合作,便是雙贏;雙方都背叛,大家都得個桔。若一人背叛,被當水魚的對手便會輸到甩褲,背叛者則Take it all。囚徒困境只有一次時,雙方的最佳選擇都是背叛對手--即使這樣無法達致雙贏。然而,若變成多次交手的循環賽局,甚麼策略組合最佳?就是一報還一報,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不管對手給予你的是合作還是背叛,你都要在下一回合完完整整地奉還。

不報復背叛你的對手,雙方便沒有再度合作的機會,因為對方一旦從傷害你中得到甜頭而不須付出任何代價,他就有誘因繼續傷害你。不報復,便是獎勵他人傷害自己。

這不是道德或正義的問題,這是生存的問題。最基本的誘因問題:如果警犬不需要為這兩天的作為付出任何代價,那牠們就會繼續毒打被捕者,攻擊記者,亂咬行人,任意截查路人的身份證,以極明顯的雙重標準執法(註4),並樂在其中。我們以後就得生活在這種社會中。目前我不主張以肉體途徑報復警犬,但任何精神上的報復,我都樂意做,而且不得不做。任何造成警察不便,麻煩,疲累,不愉快,精神緊張,士氣消沈的合法手段(<-重點,不要以不誠實使用電腦罪捉我唷,連威脅說要讓陳巧文有BB的警犬〔註5〕都沒被捕了),我們都可以使用。來吧,這是一場超限戰,對手必須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價,然後我們才可能和解。

PS然而我不鼓勵傷害警犬的後代,一來他們分分鐘自己人,二來我們要緊記何為統戰:拉攏盡多的隊友並減少樹敵。把下一代推去對家可不是好事情呀。

註3:親眼所見,本來一整條街的商家都好好開門做生意,一隊警察一跑過來,他們就馬上關鐵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