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聯早前和林鄭月娥等人談判,眾人都料到是不會有任何結果,完事後學聯等人用盡方法想走進地獄鬼國內,單靠自身不行就嘗試去找董建華和范徐麗泰幫幫手,引來眾人非議。當和受中共控制的港共政權談判後都未有成果,難道走去地獄鬼國直接找中共去談會有用嗎?他們比你更清楚是沒有用途的,而他們還是做了,就像很多泛民從前所做的一樣。不論是泛民還是學聯,他們做這些事的目標從來都不是中共,而是香港人。「中共不可信」這是三歲小孩的認知的事,難道久足政界的泛民會不知道嗎?活躍於社運圈的學聯又會不清楚嗎?他們從來都是知道這個事實的。但即使近年本土派迅速崛起,「上京」依然是有市場的。

這是因為在很多村民心目中,依然是有個國家是需要去尊重的和不可以去得罪的,即使她是如此不堪,所以有很多人看見「雨傘革命」這四隻大字就嚇得要命,說會得罪和刺激到中共,令中共派解放軍出來,暗示著「六四屠城」會再次重演,硬要將「革命」改做「運動」才心安理得。從前所做的「運動」都是和平散水的運動,抗爭為名光環為實的爭奪戰,在這班「社運精英」心目中從前的抗爭也只是偶時和中共撤嬌的玩意,到真正的革命來了,他們比中共嚇得更荒。由佔領開始由早到晚就不斷呼籲撤退,消磨佔領者的意志。到了有人真的去抗爭升級了,他們從沒領情,而且急著去為警方去辨認衝擊者,於一眾抗爭者背後放暗箭。

在這班「社運精英」當中,有些是共諜為著自身利益,有些是純粹想去奪走光環,但香港人則不是。近幾年本土意識喚醒了不少香港人,但當然還是未能全清十數年「社運精英」所帶來的遺毒,依然有很多村民認為這班「社運精英」被中共封殺不能「上京」,又或有很多自稱「死士」的在革命未到拿完光環就離開了,在主流媒體吹噓下村民就甚麼都聽命,認為他們為民主付出不能磨滅的代價,已經足以封聖了。過去有很多「社運精英」消磨了香港社運很多光陰,而香港亦沒有多少光陰可以再浪費了,「滬港通」的出現就是要將香港的最後的抗爭本錢的消除,令香港在金融上的國際地位全毀,不出數年香港就真真正正成為中國的一個城市,殘存的「一國兩制」和「五十年不變」可以正式告訴你是假的,連本身計劃的二零一七假普選都不給你,但有些村民都是相信著二零一七是有票選的。而雨傘革命就是突然殺出來的程咬金,去打破中共的虛幻騙局。這場戰爭勝利不是意味著日後不用在和中共周旋,但這次失敗就沒有妄想下一場戰鬥的權利。

香港本身就是沒有國可以愛的孤兒,從前有些大中華膠渴望真正統一,說甚麼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會有民主,結果就是一次又一次被中共吸光利益,但即使如此仍有人去盲目堅信。只要知道自己本是無國之人,才能激發自己應有的能力,茁壯成長,真真正正嘗到遺失已久的勝利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