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另一說法為運動)持續了接近兩個月,畢竟許多人都是自發起到街上爭取普選,因此到現在大家在行動的細節上有著分歧是正常不過的事。溫和的希望透過靜坐街道讓世界知道香港的苦況從而給予壓力中國與香港政府;激進派覺得給予的時間已經夠了決定將行動進一步升級。大家都有著大家的理由,而大家的出發點都是希望香港能得到真普選。試問在街道的市民真的想坐在街道上隨時被警察用盡一切卑鄙方法對待而不用這點時間在家休息、與朋友外出玩樂、甚至進修來增值自己嗎?大家都希望香港可以早點道路暢通,但前提是真普選在香港實行。一個被中共當傀儡操控的香港,即使路面再暢順,市民工作再落力,最後也只會被中共用完即棄,再也繁華不起。一個消費跟工資不成正比的地方,你再怎樣賺錢也追不上物價上漲的速度,還有什麼資格談論生活水平?

黃絲帶都不是暴徒,他們只是看清楚了香港現在的困境,得知真普選對香港的重要性。我們不要「袋住先」的政策,也不要出賣香港來換取短期利益。我們自資購買物資、甘願被黑警打得頭破血流、每晚睡在受盡風吹血打的街道之上,都只要為了真普選這個要求,因為只有真普選,日後的政府才會真正的聽取民意而不是只顧中共的要求。皇后碼頭、菜園村、龍尾灘、新界東北、水貨客、自由行,以上我們都不能保護的原因正正就是我們香港市民對香港未來的發展沒有任何決定的權力,令到香港政府可以任意去做一些市民普遍反感的決定--只要他們面皮夠厚的話。還有種種經濟上損港利中的舉動如滬港通、高鐵、高價東江水等,要是我們仍不盡快組成一個民意政府的話,這樣的措施日後只會有增無減。明明真普選都關乎香港日後經濟的存亡,那群仍然用暴力阻止我們爭取真普選的藍絲帶還敢打著愛香港的旗號,我也真佩服他們說出來的時候沒有笑出來。

同為黃絲帶的我們都有著共同的一個理念:我要真普選。即使大家用的方法不盡相同,我們仍然可以互相取長補短集各家之大成。最重要的是大家不要忘記這個運動的初衷,別再互相指責對方用的方法不合適,我們該指責的是阻礙我們的藍絲帶、是不分黑白的警察、是指鹿為馬的香港官員。就讓我們再次一同撐起雨傘,讓世人見識到我們黃絲帶爭取真普選的決心。